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42章對峙
第42章對峙

“月傾城,你個人盡可夫的賤人,躥說你那小賤人閨女打我,有種你出來,別他娘的當那縮頭烏龜王八蛋!”聽著門口的叫罵,月傾城欲起身,被花琉璃拉住了手,淡淡道:“先吃飯,吃飽喝足才有力氣打人。”

聽到花琉璃說大人,月傾城皺著眉頭道:“璃兒,斷不可在像今天那樣了知道不?有損名聲。”

“娘,是名聲重要還是命重要?那習氏有錯在先,我還不能收拾了?”

月傾城無言以對,聽著門口的叫罵聲,實在吃不下!索性放下碗筷道:“娘去開門。”

花琉璃一把拉住她的手腕道:“娘,今天的事兒你別管,習氏我一定給收拾的服服帖帖老老實實,讓她再不敢欺負你!你若吃飽了就去床上躺著。”

“你咋收拾?還像今天那樣拿著掃把打人不成?”

“娘,小妹那么做有什么錯?將來若有人因為這個而嫌棄小妹,只能說那人有眼無珠!”

“哥哥說的太對了。”

兄妹二人一唱一和的將月傾城堵的啞口無言,泄氣道:“娘說不過你們!”

花琉璃放下手中的筷子道:“現在娘你只要躺床上好好休息就行,若是覺得我們處理的不好,你在出來如何?”

“好,記得千萬別打人知道不?”

“我盡量!”習氏若好好說話,她自然不會動手,如若不然,她可不會客氣!

花琉璃扶著月傾城躺在床上,點了她的昏睡穴對著站在旁邊的花若愚道:“哥哥,你去接盆水來,將這東西倒進去!”花若愚看著自己手里的紙包道:“小妹你這是干啥?咋把娘弄暈了?還有,這是啥?”

花琉璃笑了笑道:“娘若醒著,咱們還怎么收拾習氏?這藥粉混了水可變成血色!聽到我的咳嗽聲就端著血水從屋里走出來,然后說娘來到這里沒多久就失血過多昏迷了知道不?我去屋里將娘的的傷口做的逼真些!”

說完背著花若愚在藥箱里一陣翻找,然后拿出血漿,灑在月傾城身上,為了逼真,她還弄了些在自己的衣服上。然后給月傾城的頭上纏上繃帶,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吃了兩口大蔥把自己辣的眼淚狂飆才抽抽搭搭紅著眼去開門,全程花若愚都瞠目結舌的看著她,她的純良小妹,變的讓他有些不認識了!!

此時門口站了不少人,都一臉好奇的往里瞅著,見花琉璃一身血的樣子,一個個震驚的看著習氏,道:“你不是說璃丫頭將你打的滿身是傷嗎?怎么我們看著她傷的比較重?”

花琉璃聞言擦擦眼淚,看著村民道:“伯伯,這血不是我的。”

“哼,我就說這小賤人怎么可能會受傷!這身血一定是假的!”

花琉璃聞言,憤怒的看著習氏道:“這血雖不是我的,但卻是我娘的,習氏將我娘的頭皮扯下一大塊,流了好多血,我們剛才之所以不開門,是在給我娘包扎傷口,剛包扎完,沒來得及收拾就趕忙出來了,咳……”

話剛說完,花若愚就端著一盆血水出來,身上也是血粼粼的,看的很是瘆人。

“我的天,這習氏是恨不得人家月傾城死啊?竟下這么重的手,瞧瞧那一盆血水,流都能把人流死!!”

“娘,你不是說花琉璃打的你渾身是傷嗎?咋又成你打月傾城了?”

習氏本想著花琉璃他們現在有錢了,仗著剛剛他們打了自己,就帶著兒子過來想敲詐一筆銀子,誰知道……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啥叫我打的她?是這女人不學好,四處勾*引人,我看不過才打的她!”

花琉璃憤怒的一巴掌扇在習氏臉上,怒喝道:“習氏,放你娘的P,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娘勾*引人了?我告訴你,你這是誹謗,是要坐牢的!今天,你若不把話說清楚,我們就去見官,讓官老爺來做個判斷。我娘雖是寡婦,但從來都不會跟男人多說一句話,也很少出門,倒是習氏你,整天往老槐樹下一靠,跟著一群大老爺們兒侃天說地的,要說四處勾引人,是你才對!”

古代人最是看重清白,如今習氏當著眾人的面詆毀月傾城,這不光會毀了月傾城,還會使哥哥讀不成書,入不了仕。

花若愚恨道:“習氏,我娘清清白白,孑然一身,潔身自好,你這么污蔑她,居心何在!!”

習氏捂著被打的臉,雙目瞪圓,張牙舞爪的朝著花琉璃沖去,結果被花琉璃一腳揣在地上,因為修煉了精神力加上靈泉改造了身體,她一腳下去直接將習氏踹的趴在地上起不來!

看著趴在地上的習氏,恨恨道:“你污蔑我娘,今天我就是將你打死,看誰敢說一個‘不’字。”

見花琉璃一臉陰沉,習氏一時間竟不敢說一句話,察覺自己被一個小奶娃嚇到,頓時怒從心起,從地上坐起來,指著關著的房門,道:“月傾城要是沒勾引男人,干嘛不出來跟我對峙!”

花琉璃恨恨道:“我倒是想讓我娘出來,可她現在昏迷著,如果我娘有個好歹,習氏,你就是殺人犯,我們沒去找你們,你們到先找上門了,既然如此,那就去鎮上的府衙見官老爺,我倒要看看,抹黑已故軍人家屬,故意傷人性命官老爺會判個什么罪給你。”

說著伸手去拉扯地上的習氏,見她如此,習氏嚇著往后搓著屁股道:“我,我只是扯下她一些頭發,沒你說的這么嚴重。”

花琉璃與花若愚二人齊齊紅著眼道:“別人或許沒什么,可我娘身體不好,出點兒血,就很難止住!”說到這兒嗚嗚的哭了起來,花若愚也跟著紅了眼眶。

“你怎么不早說?我不知道,我不要見官,花琉璃你放過我!求你了,不要拉我去見官,我錯了!!”

花琉璃冷哼一聲,用袖子抹了下眼睛恨恨道:“這可由不得你了,我娘如果沒事,你賠些醫藥費就好,如果我娘有個三長兩短,你這一頓牢獄之災是少不了的,若是我娘她萬一……你就等著被砍頭吧。你們家的人是存心跟寡婦過不去吧?葛華云偷看的村里的史嬸嬸洗澡,我娘這里你又污蔑她勾引男人,你們家是不是就看著孤兒寡母的好欺負?”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