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第29章

“恩,這樣給人看病的時候,袖子不用綁起來,方便多了,謝謝娘。”

“小妹,一會兒吃完飯,家里還有些稻草弄點兒泥土給兔子搭個窩!”

“恩!”晚飯雖然沒吃到心心念念的兔肉,不過月傾城給做了豬肉燜飯,味道也是極好。不得不說她娘的廚藝是越來越好了……

捂著飽腹感極強的肚子,笑道:“娘,你這廚藝竟然這么好,你看我跟哥哥都胖了不少呢。”月傾城聞言,細細看了看兄妹二人,以前在破廟吃不飽穿不暖,若愚與琉璃餓的面黃肌瘦,可現在臉上有肉了,皮膚也白了,人看著也壯實了,恩,更好看了。

花琉璃看著花若愚與月傾城,這段時間經過自己時不時兌靈泉在翁中,哥哥與娘的身體發生不小的變化,哥哥明顯個子抽高不少,娘白了,身上有肉了,那股由內而外的內斂氣質展露無遺,如今穿著桃紅色衣服,整個人年輕了十來歲。

今天抽空用豬油給娘做一套保養品出來,一定把她娘打扮的漂漂亮亮,這樣才有機會來個第二春。

一家人給兔子搭了個簡易的窩,就各自回去睡了……

晚上的時候,花琉璃趁著月傾城熟睡的,怕她半夜醒來,給她撒了些迷藥,花琉璃就進了空間,舀了點兒靈泉,就開始熬油……

制作完以后又修煉了會兒精神力,今天上山打兔子的時候,發現精神力果真好用!可惜有點兒少,只能操縱鵪鶉蛋大小的石頭,射成只有五米!不過她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修煉,總有一天會像藍皮書中所說的那樣,依靠精神力殺人于無形!

天微微亮時,花琉璃才從空間出來看著依舊沉睡的月傾城,呼出一口氣,看來這房子要盡快蓋才行,等有了自己的房間她就可以隨時隨地進空間修煉了。

在空間修煉這么長時間,她是一點兒睡意都沒有……今天帶著娘去趟村長家,最好將哥哥去鎮上讀書的擔保信拿到手!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天亮的時候,起床做了飯,熬了點兒小米粥,做了幾個貼餅子,炒了個咸菜雞蛋。“璃兒,這么早你就起來做飯了?怎么不多睡一會兒?”月傾城打著哈欠起床,花若愚在花琉璃做好飯之后,就起來了,此時已經洗臉過臉了,正抱著一本書細細品讀!

書在東籬國很珍貴,一本千字文或者三字經都能賣到一兩銀子,而花若愚手中有一整套的四書五經,這些書之前不知被他藏到什么地方,竟沒被花家那些吸血蟲發現,保存至今。

“小妹起的比我還早。”

花琉璃將粥盛好,道:“哥哥,娘,吃飯了,咱們趕緊吃飯,一會兒去村長家。”月傾城將院子外的小板凳搬進來,看著花琉璃疑惑道:“璃兒,咱們去村長家干什么?”花琉璃看著翩翩少年的花若愚道:“自然是為了哥哥學業的事兒,司徒大哥說哥哥在村里的私塾讀書那是埋沒了,最好能去鎮上,城里,不過去鎮上需要秀才公的擔保信,村長的兒子不是秀才嗎?咱們找他給為哥哥寫一封擔保信,這樣哥哥就可以去鎮上讀書了。”

花若愚激動的看著花琉璃,眸子閃過不可思議,道:“小妹的好意哥哥心領了,不過哥哥不去鎮上,在家里還能幫你們干點兒活,若去了鎮上,家伙總只有你們兩個,遇到壞人如何是好?”

見他分明想去,卻因為自己與母親而放棄的樣,花琉璃說不出的心疼,壓下心中的惆悵道:“哥哥到不用擔心我與娘,到時說不定我們也會跟著哥哥去鎮上生活!”

到時候她就開個醫館,看病救人,如果有精力再開個胭脂水粉的鋪子……

“如果娘跟妹妹去鎮上,那我就在鎮上讀書!如果不去,那我就在村里的私塾讀也是一樣的,咱們一家人不分開。”

花琉璃聞言,調笑道:“好啊~到時就怕哥哥娶了嫂嫂嫌棄我們。”

花若愚瞪了她一眼道:“瞎說!哥哥怎會嫌棄你們?”

“看來哥哥是有娶媳婦的心思了。”

花若愚:“……”

見他惱羞成怒,花琉璃笑道:“好了,哥哥,不給你鬧了,咱們趕緊收拾收拾去村長家!”

花若愚這才放過她。

一家人拎著禮物去了村長家,結果卻在村長家見到花兀立,花兀立跟前站著一名錦衣少年,少年約十五六歲,跟她哥哥年齡相仿,花兀立看到月傾城,雙眼亮了亮,自認風流的笑道:“沒想到在村長家竟然能遇到弟妹,真是有緣。”花兀立將話說的曖昧不堪,花琉璃氣的牙根疼,怎么到哪兒都能遇到這死人渣?扯了扯月傾城的袖子道:“大伯,你跟我娘能有什么緣分?可不要瞎說話,毀了我娘清譽!”花兀立沒將花琉璃的話放心上,一雙眼充滿侵略的看著月傾城,上前一步……

月傾城臉白了白,往后退了退,眼底的厭惡甚為明顯。

花兀立看著眼前嬌艷如花的女人,沒想到一段時間沒見,這月傾城長的越發動人了,讓人忍不住想將她壓在身下,這種守寡六年的女人,該緊致的地方已經緊致,水潤多汁……想到那美妙滋味,他眸中淫光一閃,道:“弟妹,你瞧瞧琉璃竟說我這做大伯的毀你清譽,你嫁到我們家,難道不是緣分?”

花若愚緊了緊拳頭,恨恨瞪著他道:“那也是跟我爹有緣,至于跟大伯你?何來什么緣分,娘,兒子看今天村長應該不在家,不如先回去!”

就花兀立這惡心人的樣,讓他怎能放心留下母親與小妹離開?這書不讀也罷!!!

見花若愚發怒,花琉璃扯了扯他的袖子淡淡道:“哥哥,如果有一天狗咬你一口,你會咬回去嗎?”花若愚哼了哼,咬牙切齒道:“那豈不是咬一嘴的毛?我會用棍子將他打個半死,丟到臭水溝,活活淹死,讓他知道咱不是好惹的。”

額!真兇殘,不過……看了眼花兀立,笑道:“哥哥說的對,把隨便咬人的瘋狗就該打個半死,丟到臭水溝……”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