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10章醫館
第10章醫館

花琉璃點頭夸張道:“美人娘親,單這一枚銀簪就將你襯托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這若是換成純金或翡翠的,那更是貴不可言啊……”

月傾城被她夸張的小表情逗的咯咯直笑,作勢輕拍了她一巴掌道:“貧嘴!娘哪兒你說的這么好。”話雖如此,可那洋溢在臉上的笑容,當真讓花琉璃晃花了眼,她娘如果在胖點兒,白點兒,一定是十里八鄉不可多得的美人兒!

她牽著月傾城的手朝繡坊走去。一路上月傾城無數次觸摸頭上的銀簪,生怕掉了似得!不過那笑卻從未消失過。花琉璃牽著月傾城常年干活粗糙的手,暗暗發誓等回去以后一定給她弄一瓶護手霜,她的母親,應該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新慶鎮最大的繡莊要數楚和繡莊了!買了繡線與繡布,花琉璃還花了十文錢買了楚和繡莊不少碎布頭……

由于東西較多,她們花了五十文租了輛牛車,這可把月傾城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牛車在集市上穿梭著,不足片刻就看到了同仁堂的門面,如月傾城所言,同仁堂是新慶鎮最大的藥店,由于今天是集市,同仁堂門口排著很長的隊伍。車夫將牛車停到邊上,花琉璃與月傾城一同下了車,月傾城看著隊伍中有不少的身著綾羅綢緞的人,心中膽怯。

窮人生病只要不嚴重,不會找大夫,硬抗!實在抗不過的才找個赤腳大夫把個脈,抓兩幅藥吃,像同仁堂這種地方,是輕易不敢來的。

月傾城扯了扯花琉璃的袖子道:“璃兒,去藥堂買什么?”

花琉璃笑了笑道:“娘,女兒去里面買些東西,一會兒就回來,你在這兒等一會兒!”

說完就跑了進去。

“璃兒!”

月傾城眸子里的擔心都快溢出來了,想陪著女兒進去,卻發現女兒的身影早已消失……

“姑娘,看病抓藥請到后面排隊。”

花琉璃剛走進同仁堂就被人攔在了外面,順著攔著她的手臂看去,看清攔著她的是一名伙計,忙停下腳步道:“大哥,我不是來看病的!”

那伙計聞言愣了愣道:“不來看病,那你來干什么?”

就在這時,聽到一聲孩子的哭鬧。

“娘,我不要吃藥,藥太苦,吃的我惡心!”花琉璃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身著錦緞,面容白皙的女孩兒正抽抽搭搭的趴在一名同樣身著錦緞的貴婦懷里。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而貴婦面前坐著一位差不多六十來歲的老翁。

那老翁看了眼婦人懷中的女娃,淡淡道:“下一位!”

這老頭兒這么牛氣沖天,倒有些意思,那婦人的衣著打扮一看便知是富貴人家的夫人,這老頭兒竟還敢得罪,有意思。

“小姑娘,良藥苦口,咱們同仁堂醫術最好的大夫,吃了藥病才能好!”

見老者這般牛氣,旁邊的抓藥小童忙說道。貴婦人拿著三包藥牽著抽抽搭搭的女童離開了,月傾城看了片刻,才從那老頭兒身上移開目光,問擋在自己面前的伙計道:“小哥,這老人家是誰?看上去很厲害。”

那伙計聞言,看了她一眼耐心答道:“那是張大夫,是從宮中告老還鄉的御醫,張大夫醫術高明,在大澤縣都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同仁堂的生意這么好,就是因為有他在。”

這老者原來是同仁堂的名醫,怪不得這么牛氣沖天,目中無人呢。

知道擋在自己面前的伙計是不會放自己進去了,花琉璃就蹲在張大夫看得見的地方,大聲道:“只有醫術淺薄的人才會說出良藥苦口的蠢話來。”花琉璃一開口所有人無論是大夫還是伙計,都朝著她的位置瞧過去,她成了同仁堂的焦點!

“小小年紀,大言不慚,張大夫可是宮里退下的御醫,那醫術在帝都都是出了名的,豈容你一個小娃娃質疑。”花琉璃只說了一句話就引氣了公憤,那一道道敵視的目光,都能將她凌遲。

身為鬼醫圣手的她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心理素質自然過硬,那么多人敵視她,竟還保持著淡定從容。之前擋在她面前的伙計,企圖將她趕走,她趕忙再次開口道:“張大夫,可否容我說幾句話?若我說的不好,不用你們趕,我自會離開。”

這張大夫瞟了花琉璃一眼,淡淡道:“讓那小丫頭進來。”

花琉璃堂堂鬼醫圣手,最討厭別人叫她小丫頭,但此刻小丫頭三個字從張大夫口中說出來,花琉璃卻絲毫不覺生氣。

因為張大夫的一句話,那伙計忙將退到一邊,放花琉璃進去。

花琉璃松了口氣,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走到張大夫面前!

然后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從里面到處一粒西藥,道:“張大夫可認識此物?”

“呵~班門弄斧的小娃娃,這不過是一枚藥丸罷了!醫術不凡的張大夫豈能不知?”有人不屑道。

可結果顯示,那張大夫看著花琉璃手中的藥丸,一臉深思,道:“這是藥丸小友是從何處得來的?是治療什么疾病的?”花琉璃將藥丸放到張大夫面前道:“此藥是我師父鬼醫圣手制作,這一小顆就融入了數十種中藥,只要吃上三粒像風寒引起的發熱,就藥到病除了……”

“你說這藥丸能治風寒就可以?”花琉璃看著說話的婦人,淡笑道:“如果我沒說錯,夫人怕是染了風寒有些日子了,這藥丸不如你吃了如何?”

“哼,你不會想謀財害命吧?”

花琉璃搖搖頭,笑道:“夫人可認識我?”

“你是誰?我需要認識?”

“那我為何要害夫人呢?夫人不會不敢吧?”

那婦人聞言,柳眉一挑,蹬蹬走上前,抓起桌上的藥丸,放入口中,合著唾沫吞了下去,然后靜靜坐在一旁……

大約一刻鐘后,那婦人驚詫的瞪大眼道:“我鼻子竟然通了,這頭也不怎么疼了,身子也不感覺冷了!小丫頭,你這藥丸,怎么賣的?”

花琉璃原本還擔心藥效沒那么快,不過想到空間出品,必屬精品,此刻也放下心來,又從小瓷瓶里倒出兩枚藥丸來,笑道:“這兩顆夫人晚飯后一顆,明早飯后一顆,蓋著被子睡一覺,這病就好了!”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