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7章自己的磨難
第7章自己的磨難

“恭喜宿主,獲得功德點三百,加上空間贈送五十功德點,現有功德點共三百四十五,功德點可以用來制成三樓運轉,也可換取一樓藥物。”腦海中突然閃過這么一段話,讓她有些懵逼。功德點?救這個男人所得?本來她還奇怪在沒有電力的情況下,手術室的無影燈是怎么亮起來的,原來是所謂的功德點在支撐。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花琉璃跑到一樓,看著那些藥,每一種上面都寫著需要多少功德點。比如她用的迷藥,一個功德點一包,而男人用的麻醉藥,同樣需要一個功德點!西藥需要的功德點很少,最多不超過五個,而中藥連她種的金銀花都需要五個功德點一兩,像人參這樣的切片,那更是高出天價。她這三百多功德點不知道能將二樓支撐多久。

“在不使用醫院的情況下,不需要支付功德點!”花琉璃疑問一現,腦海中就給了答案!在花琉璃還想進一步詢問時,空間突然傳來一陣吸力,使得她與男人一同傳了出去。臥槽這啥情況?

花琉璃懵逼,當看到皺眉有蘇醒跡象的男人時,她明白了,空間這是一種自我保護,除了她之外清醒的人不可出現在空間。看著男人裸露的身體,花琉璃忙從空間將他的衣服拿出來……

當她笨手笨腳給他穿衣服時,一抬頭就見對方黑如寒潭的眸子死死盯著他。花琉璃的手頓了頓,咧嘴笑了笑道:“我說我是在救你你信嗎?”男人:“你救人需要脫光衣服?”花琉璃:“……”做手術可不得脫衣服嗎!

臉黑的如鍋底,想伸手掐死眼前這個膽大的少女,卻發現渾身沒有力氣……

“你對我做了什么?”

花琉璃指了指為她包扎的傷口道:“為了防止給你縫合時你亂動,給你上了些麻藥,你沒發現你的傷口不疼嗎?”

“你竟真的是醫者,咳~是在下無誤會姑娘了,抱歉!”花琉璃大方的擺擺手道:“談不上啥誤會,醫者父母心,在說你已經付了報酬,咱們就兩不相欠了。”

花琉璃幫著男人將衣服穿好,拍拍手想要離開。她現在就是一小村姑,這樣的人物她還是不招惹為好,免得給家里招來麻煩。

加上這地兒有殺手出現,跟月傾城說不要來找什么野菜了,沒得把命丟了!男人也打算離開,可起了半天發現渾身一絲力氣都沒,他這樣如何下山?“姑娘!”

趁著花琉璃未曾走遠,忙將她叫住,花琉璃聞言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他道:“公子還有事?”男人摸了摸荷包發現里面空空如也,想必是趁著自己昏迷之際這小村姑拿了去,不過她救了自己,出些銀子也值得!不由的又摸向懷里,將一枚通體水綠的玉佩拿出來道:“姑娘若是將在下帶下山,并找到養傷之地,在下就將這玉佩當做謝禮,送與姑娘。”

看著翠綠欲滴的玉佩,尼瑪這妥妥帝王綠,在現代一枚帝王綠的制作的戒指都高達數百萬……心里想著不能答應,會給娘還有哥哥帶來麻煩,可腳卻不聽使喚的走上前,接過玉佩,道:“可不準反悔。”說著將玉佩塞入懷中,實際上是送進了空間。說她貪財?沒辦法,實在是家里太窮了!

她將男人扶起來。由于身材瘦小,加上營養不良,男子整個身體的力量全壓在她肩膀上,沉的她差點兒摔向一邊,可一想到男人給的玉佩,嗯~渾身又充滿了力量。

“你叫什么名字?”

不是她想知道對方的名字,而是將人帶回家以后,總不能連名字都不知道吧?男人聞言低頭看了賣力扶著自己的少女,不知如何心軟了軟,聲音也空前的柔“司徒錦。”

花琉璃將他的胳膊往上提了提道:“大哥你這模樣進村定會引來轟動,那些殺手未曾殺了你,定會派人到我們村詢問,這樣吧,我先你送到山下的樹屋,等晚上的時候,我在將你帶到我家!一會我給你送一身我哥哥的衣服,防止你身上的血腥味兒引來野獸。”

司徒錦聞言,暗自點點頭,小小年紀想的倒是周到。道:“也好。”

花琉璃憑借記憶,將司徒錦送到山下的樹屋,這樹屋是曾經一名獵戶蓋的,有廚房、主臥、次臥,東西齊全的很,不過后來獵戶死在了山上,這樹屋大葛村的人覺得晦氣,打算拆了,結果在拆樹屋那天,那樹屋門前盤著一條黑色大蛇,眾人嚇的四處逃竄,從此以后這里就成了大葛村最晦氣的地方!

花琉璃生前被花絮絡追著打,跑來這里,見對方沒有追來,這里就成了她偷吃烤魚的圣地,大人們說的黑色大蛇,她是一次都沒見過!將司徒錦安排好后,花琉璃蹦跶著回了家。

見到月傾城正在做腌肉,上前摟住她的脖子親昵道:“娘!女兒有事要與娘商量。”女兒柔柔軟軟的身子掛在身上,月傾城臉上露著笑道:“說吧,又闖了什么禍?”花琉璃噘著嘴,道:“女兒沒闖禍,女兒想從家里抱床被子!”

“抱被子干啥?”

花琉璃想了想道:“今兒女兒想去河里抓魚給娘吃,結果半路遇到一條黑色的大蟒蛇,本以為女兒會葬身蛇腹,就在這時一位大哥從天而降,救了女兒,而那位大哥也受了傷,被女兒放到了樹屋處!”

月傾城聞言,將手丟到盆里,不顧手上的油膩抓著花琉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看了個遍,道:“娘不是跟你說過以后不準去河那邊嗎?你將恩公放到樹屋中,怎么可以?萬一遇到大黑蛇,不行,咱們現在趕緊將恩公接回來,如今家里有肉了,有東西為恩公養身子。”

看著匆匆往外走的月傾城,花琉璃忙拉住她道:“娘,你現在若將恩公領回家,不出半天流言滿天飛,涂抹星子都能將你淹死,不如等晚上的時候,咱偷偷將恩公接過來,我現在先抱著被子拿點兒吃的讓他將就著休息半天!”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