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300章 敵妻之勾引
“云兒……情不自禁地呻吟著的寧楚涵慢慢睜開那雙剪水杏眸,對上了身后楚驚云凝視著她的柔和目光,仿佛觸電一般,她嬌軀微抖,小嘴之中情不自禁地發出“嚶嚀”一聲,嬌靨飛霞,卻沒有因為嬌羞而一開目光。

她的雙眼仿佛烏黑光亮的水晶,讓人看了有種只輕輕一碰便會粉碎的感覺。她的目光是那樣的羞赫,那樣柔情,那樣朦朧,那樣迷離。

楚驚云感受到娘親的深情,雙臂用力將她抱在懷中,低頭輕輕輕親吻著她的秀發,嗅著清淡自然的發香以及成熟女性所特有的清幽。而任雪雅則是美目流火,臉泛桃紅,一只柔軟的芊芊玉手撫上了他那刀砍斧削的俊臉,幽幽道:“小壞蛋……”

楚驚云微微一笑,再次低頭吻住了她櫻唇。只是,這個吻卻是感情的升華化作了實際的行動,一旦心里的束縛被釋放,他們便會如洪水爆發一般勢不可擋!

放房間的一切都結束之后,楚驚云一臉滿足的穿好了衣服。

“你要去哪里?”

渾身無力的楚夫人此時從被子之中抬起頭來。

“外面有一只小老鼠,我去抓一下!”

楚驚云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在寧楚涵的乳珠上捏了一下,這才笑著走了廚房間。

外面,一片黝黑。

楚驚云此時的身影忽然閃過,但是下一刻卻已經出現在一個黑衣人的眼前了!

“誰派你來的!”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楚驚云此時的手掌竟然一下子掐住了對方的脖子,這速度真的恐怖!

“大、大人,饒命啊!饒命啊!”

這個黑衣人何曾見過如此恐怖的人,估計傳說之中的三皇也不過如此吧!

“我再問一次,是誰派你來的?”

楚驚云冷聲道。

“是,是夫人!”

黑依然求饒道:“大人,是陸夫人讓我來的!”

楚驚云將這個黑衣丟到了地上,道:“說吧,什么事?”

這個黑衣人此時根本一動也不敢動,這個楚驚云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是……是夫人讓難道城外十里的山坡里去!”

“就是這件事?”

楚驚云冷笑道。

“對……對的!”

“那你滾吧!”

聽到了楚驚云的話,這個黑衣人馬上逃跑了!

“丫的,那個賤人究竟想要怎么辦呢?”

楚驚云沉默了一下,還是決定要去看一看!

城外十里外的山坡附近,此時停放著一輛馬車。

楚驚云的臉上依然帶著微笑,走到前面一輛車旁,舉手撩起車簾,嫣然一笑道:“喲,夫人真是有雅興啊!這么晚了還約在下初來上月呢!”

車廂之中的,正是白天的那一個高貴成熟的陸夫人!

楚驚云說完,大模大樣的跨進了車廂。

“車夫,出發!”

陸夫人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

車夫聽到鈴聲,不待吩咐,揚起長鞭在空中“劈拍”作響,兩匹健馬立時展開四蹄,轆轤聲中,車子緩緩弛上山路。

“那么夫人,你現在是不是應該告訴我,想要干什么了呢?”

他想到自己和這個美婦中午那一段旖旎風光,心中忽然一動,現在鼻中更是聞到了從身邊陸夫人身上傳來的縷縷幽香。

“容我想想,楚公子,莫急啊!”

美婦嫣然一笑。

這個美婦身上的幽香,好像擁有著極大誘惑力的,這使楚驚云坐在車上,連柔軟的車墊都成了針氈,他只好閉上雙目,正襟危坐,作出假寐之狀。這空氣之中有春毒!

不過,楚驚云還是沒有說破!

陸夫人看了他一眼,柔聲叫道:“楚公子。”

她叫得很輕,很柔,也很媚。

楚驚云不得不理,張目道:“什么事?”

陸夫人嫣然一笑道:“你可在車中問到了什么異味?”

楚驚云問道:“噢?夫人什么意思?”

陸夫人美目流盼,輕笑道:“呵呵,看來那無色無味的春藥楚公子竟然沒有發現啊?”

楚驚云道:“春藥,呵呵,沒有發現又怎么樣呢?”

“咯咯,也不怎么樣啊。最多也就讓你慾火焚身啊!”

陸夫人媚笑道:“不過沒什么大礙的,而且只要楚公子稍稍運功,也可以將這些春毒逼出來。”

車中有燈,燈是一盞小巧的琉璃燈,不太明亮但正好夠照明,使人看得清車廂中的人面,和車廂內的景物,其實楚驚云沒有燈也看得見。

楚驚云心中總是覺得這個美婦在勾引自己,如今又看到她一雙剪水雙瞳,對自己含情脈脈,含羞作態,心中已經明白,看來這個絕色人妻真的想要勾引自己啊!

一念及此,心中不禁暗暗冷笑:“你想用美人計,那是看錯人了。”

一面微微點頭道:“慾火焚身么?呵呵,沒事。”

陸夫人甜甜一笑道:“長途跋涉咯,不吃些夜宵,何以遣此長夜?你……你看這樣好不?你若是覺得一個人喝酒沒有意思,那……那妾身陪你少喝些,總可以了吧?”

她說話之時,有著說不出的靦腆,雙頰飛紅,不勝嬌羞,在燈下更是引人入勝。

“不。”

楚驚云心里暗暗冷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說了個“不”字,依然搖著頭道:“我喝了酒會頭昏,坐在車上頭昏昏的多不舒服,你要喝,就一個人喝好了。”

美婦人粉頸低垂,抬眼幽幽的道:“妾身也不喜歡喝,楚公子要喝,妾身不得不伺候著陪你少喝些,既然不喝,妾身自然也不喝了。”

楚驚云沒有理她,又微微闔上了眼皮。只是陸夫人一個綿軟的嬌軀,傍著楚驚云漸漸倚偎過來,嬌聲道:“楚公子,車子這樣顛簸,你能睡得熟么?”

楚驚云沒睜眼,隨口道:“養養神也好。”

陸夫人咭的輕笑一聲,才道:“楚公子輕輕年紀,倒像老僧入定一般。”

話聲未已,車子突然重重一頓,這個美婦“啊”了一聲,乘機一下撲入楚驚云的懷里。

成熟美婦豐滿的嬌軀,縱體入懷,尤其是黑夜里,行馳在荒山野地的車廂之中,而車上又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更何況這個陸夫人貌本秀美,生性嬌柔、婉轉,而又讓人勾魂蕩魄!

若非楚驚云方才早已覷穿了這是對方的美人之計,這干柴烈火,豈有不燃之理?他雙目微睜,伸手把她扶住,輕聲道:“夫人坐好了。”

說完,又微微闔上了眼睛。

陸夫人雙頰緋紅,羞澀的道:“多謝公子。”

楚驚云依然沒有理她,當然也沒睜開眼睛來看她。

陸夫人顯然感到有些委曲,低低的叫道:“楚公子。”

楚驚云道:“什么事?”

陸夫人不勝幽怨的道:“你對妾身不理不睬,是不是妾身不值一顧么?”

楚驚云睜目微笑道:“在下只是覺得有些困意,怎會不理夫人呢?”

美婦嫣然一笑道:“那么公子怎么連看也沒看妾身一眼呢?”

楚驚云因她是顧總管的耳目,不得不虛與委蛇,這就笑了笑道:“我現在不是看著你么?你有什么話,那就說吧。”

“妾身也沒什么事。”

美婦人緩緩挨著他身子,仰起臉,問道:“楚公子,你看妾身美不美?”

她這一仰起臉,一顆頭就倚在楚驚云的肩窩里!星目盈盈,凝視著他,但臉上卻脹紅得如大紅緞子一般?

楚驚云冷笑道:“夫人你很美呢。”

陸夫人雖然感到羞澀,但他連看也沒有看她一眼,卻又感到大是失望,幽幽的道:“楚公子怎么不看看妾身呢?”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只怕你不看她,只要你看上一眼,就不怕你不著迷。

楚驚云笑道:“我和夫人相識才短短半天,但是夫人你生得如何,我如何不知?”

他仍然沒有看她,口氣也說得淡淡的。

沒有想到,這個美婦眨動了兩下眼睛,忽然從她眼角間滾出兩顆晶瑩的淚珠,幽幽的道:“妾身知道,楚公子一定是瞧不起我了。”

楚驚云聽她聲音有些凄楚,忍不住回頭朝她看去,只見這個美婦臉上掛著兩行淚水,看去楚楚動人,不覺訝然道:“夫人哭了?”

他這四個字聽到陸夫人耳中,忽然一頭鉆進楚驚云懷里,生似引起了她心底無限委屈,不由得雙肩聳動,抽抽噎噎低泣起來。

“在下怎會瞧不起夫人呢”楚驚云柔聲道:“夫人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可是怪在下不通人情么?”

只是,楚驚云心中卻在冷笑!這個美婦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陸夫人忽然抬起頭來,眼中淚珠依然像斷了線的珍珠,滾落下來,幽幽說道:“妾身怎敢怪楚公子呢?楚公子心里,一定以為妾身是個下賤的人了,其實妾身也是好人家的女兒,妾身并不是像楚公子心中想的那樣淫賤……”

楚驚云道:“在下并無此心。”

陸夫人道:“這是楚公子故意安慰妾身之言,妾身方才只是逼不得已,才……才勾引……楚公子的,妾身真……羞死了。”

“逼不得已?”

楚驚云故意目光一注,問道:“夫人此話怎說?”

陸夫人拭著淚水,望望他,忽然好似下了很大決心,說道:“妾身除了一死,已沒有什么可慮的了,但妾身卻有一段很重要的話要告訴王楚公子,只是在妾身沒說出這段話之前,妾身想問楚公子一句話,也希望王楚公子能夠很坦誠的告訴妾身。”

楚驚云心中不禁暗暗一動,忖道:這個女人演戲的天分真高啊!要是渠道自己原來的世界,準會拿奧斯卡了!不過他卻并沒有將心中的異樣表現出來,而是一面目注美婦,問道:“夫人你要問我一句什么話呢?”

陸夫人眨動眼睛,盯著楚驚云,低低的道:“據妾身看來,楚公子好像并不是昆侖境的人啊!”

楚驚云微微一笑道:“夫人何以見得?”

陸夫人追問道:“這一點無從說起,只是那人并不讓妾身說起。”

楚驚云笑道:“原來背后大有人在呢!”

陸夫人嬌靨上有了喜容,點頭道:“楚公子說得很坦誠,妾身也自當坦誠相告,原本妾身是打算……勾引公子的呢,只是現在……”

美人計沒有成功,美男計卻成功了。

“不知道楚公子等一會可否助我辦一件事情?”

楚驚云點頭道:“我這次來,不正是還了夫人贈送的羊皮卷之恩么?”

“不過……”

她說到這里,一張粉臉又驟然脹得通紅。

楚驚云心頭暗暗一凜,問道:“不過什么?”

陸夫人紅著臉,低頭說道:“妾身也是別人的棋子。”

說到這里,美婦人臉色更加紅了,忸怩的道:“楚公子是要妾身……”

她垂下頭,用手指輕輕卷著腰帶,說道:“妾身原是奉命伺候楚公子來的,只要你不嫌棄……”

從她口氣聽來,意是心甘情愿的了。

而且,這一個美婦,端的是成熟美艷,好一個絕色美人妻呢!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