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164章 俏師娘
“娘,我能夠得到你,真好!”

楚驚云忽然深有感觸地用力抱緊了懷中的母親,雙臂將她的腰肢抱得緊緊的。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完全擁有這個勝于自己的母親,是這樣的幸福,遮掩的滿足!

如果要他雍正一個江山來換,楚驚云也絕對不會答應!現在他才知道,為什么有的皇帝不愛江山愛美人了!原來,就在于此!

血染江山的畫,怎敵她眉間一點朱紅!

此時,剛剛那激情退去的男女已經相互依偎著,楚驚云伸出一只手臂輕輕地擁著女人的纖纖柳腰。而母親則是溫順的靠在了他的身上。

寧楚涵覺得自己此時真的很幸福!原本打算平平淡淡的過完下半生,可是這個男人卻在這時后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還融化了自己冰封多年的芳心!

“你真是我上輩子的冤家!看來娘以后再也離不開你了!”

她縮了縮身體,讓自己更好的靠在男人的懷中,抬頭望著這個男人的側面,她心中既甜蜜,又嬌羞。

“那是!”

楚驚云笑道:“看來上輩子娘你確實欠我太多了,不然也不會著一輩子來償還了!”

他情不自禁的收緊手臂,擁著身上的母親的腰肢,看著天上淡淡的云朵,仿佛自言自語地說道:“以后你再也不用自己一個人傷心難過了!有我在不是嗎?我會讓你更加幸福的!”

寧楚涵輕輕地搖了搖頭,柔聲道:“娘現在已經很幸福了!”

女人,其實很容易滿足。她們不像男人那樣追求名譽,追求低位,追求金錢!她們想要的,其實很簡單,一份愛,一份安穩的生活,一個溫馨的小家庭,足矣!而男人呢?他們那些拼搏,那么努力工作,是為了什么?

或金錢,或名譽,或地位,或權利!

但是最終的,卻也是離不開女人!楚驚云敢說,如果沒有女人,世界上的男人99%會馬上死掉,剩下的1%是人妖!男人拼搏的最終目標永遠離不開女人!所以那一句話說得真的沒錯,男人掌控世界,而女人則是通過男人而控制世界!

柔和的月光下,美人細細地打量著自己身邊的男人。 她心中忽然覺得自己在這一刻擁有了整一個世界!情人那一雙總是含笑的眼睛仿佛有著所向披靡的魅力,讓她芳心暖暖的。

她不禁輕輕地在兒子的額上吻了一下:“你這個壞蛋!看來我真的永遠也離不開你了!”

這樣和他依偎著,她感到了自己的雙眼慢慢地朦朧起來。

“那不是更好嗎?咱們母子永遠在一起!”

楚驚云擁著這個動情了的美婦人,目光頭望向了遠處時起時伏的草叢之中,心中感嘆著:自己來到這里已經差不多十九年了,可是現在卻好像負擔起了一個小家庭的責任一般。雖然有些壓力,不過卻更加充實。

美婦不由得伸出一只手,反抱住兒子人的腰肢:“嗯!以后我纏定你了,你別想趕我走!”

清風吹拂撩起了她那一頭如云的秀發,那調皮地發絲在風中輕輕的玩耍著。

楚驚云輕柔地為母親攏起發絲,笑道:“我知道。瞪著一切的事情都解決了,我們就可以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的生活!到時候,你可要為我生一大堆的孩子!嘿嘿,你是不是也在想呢?你看,都已經有反應了!”

說話之間,楚驚云微微用自己的手指,在身上母親那已經挺立起來的乳珠彈了彈。

寧楚涵俏臉微微一紅,她白了男人一眼,嬌嗔道:“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大色狼!哼,下次別想我會縱容你!”

說著,她從地上站了起來,雙手有點慌張地撿起了地上的衣服,向著自己身上套去。

而楚驚云卻也沒有阻止她,反而是雙手抱著自己的后腦勺,目光一動不動地盯住眼前的這一個正在穿著衣服的赤裸美婦!

看著這一具潔白無瑕,溫軟如玉的成熟胴體展現在自己的眼前,那搖晃不定的雪白乳峰是那樣的堅挺高聳,一雙同樣是雪白的修長美腿,她的肌膚嬌嫩潤滑,白里透紅。楚驚云忍不住的想要將她重重地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呈現在自己眼前的一具豐滿成熟的胴體正在輕輕地抖動,楚驚云的欲火忽然開始了劇烈的燃燒起來!美人的玉體是那樣的誘人,渾身晶瑩剔透的冰肌玉膚恍如大自然的杰作,毫無瑕疵。雙峰雖然被她的手臂遮掩住了,可是她那白花花的翹臀卻因為她身體蜷縮的關系而顯得誘惑力十足!潤圓的弧度仿佛一個半圓似的,美妙絕倫!

尤其是那一雙并攏彎曲著的雪白玉腿,就好象漢白玉雕刻而成的藝術品一樣,讓人賞心悅目,心猿意馬!

隨著她那雙手的揮動,一件件衣服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充滿著誘人味道的赤裸胴體一點一點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穿上了衣服的母親,忽然在原地輕輕的旋轉了一周,那片養的裙擺頓時翩翩起舞:“現在還看什么?”

看著眼前這一個就像是仙女下凡一般的美婦,楚驚云心中感言到:“這個世界優美的山水居然能夠孕育出娘親你這樣美艷的尤物,一方水土,一方文化。”

寧楚涵善良端莊,賢淑溫柔,這可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妻子人選呢!

現在的楚驚云,如果要他離開這里回到原來的世界,他卻一定不會離開了!因為,他已經不舍得離開了。

想著想著,楚驚云忽然伸了一個懶腰,在柔軟的草地上躺了下來。皎月白云,風高氣爽。楚驚云雙手枕在后腦勺之下,扭頭看著身邊翩翩起舞的美婦人。

美婦穿著一件很有韻味的連身式羅裳。可是那曼妙的身材卻根本就是天生的衣架子,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顯得美麗而性感。凹凸分明的曲線讓人迷戀。

“你看什么呢!”

注意到兒子那毫不掩飾的灼熱目光,寧楚涵又白了他一眼,可是她的心中卻是歡喜不已!情人對自己的迷戀讓她更加充滿信心。她雙手輕輕地撩起了裙擺,忽然嫣然笑道:“好看嗎?”

“好看!最好看了!”

楚驚云本能地回答。

女為悅己者容,這一句話說得一點也不假!

聽到情郎兒子那毫不吝嗇的稱贊,她心中更是仿佛吃了蜜糖一般甜蜜!“就你嘴甜!”

臉上流露出欣喜的笑容。她忽然覺得,老天實在對自己太好了!原本還以為只有自己孤獨一身的她竟然以這一夜之間擁有了一切。那原本干竭的芳心得到了重新的滋潤。

想著,她腳下輕輕地踏起步來。此時她卻連鞋子都沒有穿,任由那整齊白嫩的小腳丫兒與草地親密的接觸,翩翩舞動,身輕如燕,弱柳扶風。

看著自己的母親跳著曼妙的舞步,楚驚云忽然覺的她更加漂亮了。她披著長長的秀發,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眼睛十分迷人,白晰的粉臉白中透紅,而那極度誘人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 看著她那性感的小嘴,真想再次一親芳澤。

成熟美婦曼妙的身姿在楚驚云的眼中時而晃動,時而搖曳,款步姍姍,裊裊娜娜,直看得他眼花繚亂。

粉膩酥融嬌欲滴,風吹仙袂飄飄舉!

“美!太美了!”

這一次楚驚云再也忍不住了,從地上站了起來,在這個美婦靠近的時候伸手就想要抱住她。可是她此刻可就好像一支專門誘惑他的狐貍精一般左閃右避,就是不讓楚驚云碰到她。

“我就不信抓你不到!”

楚驚云連忙錯不追上,雙爪亂舞,幾乎使出了傳說中的“抓奶龍爪手”了。最終當然是美母入懷。

“現在逃不掉了吧?”

楚驚云很是得意的摟住懷中母親的腰肢,讓他們的身體貼得更緊。他得意的笑著,仿佛就看著自己手中的獵物一般。

這讓兒子懷中的寧楚涵想起了方才那荒淫的一幕!

“你啊!總是那么色!以后,不是我疼你了。因為——”

因為什么?她卻沒有說出來,但是,臉上的表情卻已經將她此時的心理活動都出賣了!她很溫順的依偎在男人的懷里,只覺得一顆芳心再也不是只屬于自己的了。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眼就十多年了!”

楚驚云忽然有感而發,可不是么!從自己出生到這里也快十九年了。可是到現在,他才覺得自己好像一下子找到了生命中很重要的東西一般。

“你啊,快點穿好衣服!”

忽然,寧楚涵撿起了地上的衣服,看著依然渾身不著片縷的楚驚云嗔道:“過來!”

十指芊芊,拿起了衣服,就像是一個溫柔的小嬌妻一般,為他穿戴起來。但是她的目光確實不是的落在了男人雙腿之間那已經美譽半點猙獰的圖騰。就是這壞東西,總是讓自己欲罷不能,但是卻讓自己欲仙欲死!

臉頰之上,忽然飛上了兩抹嫣紅。很好看,淡淡的云彩,點綴在她那嬌俏的臉蛋之上。

忽然,楚驚云輕輕的擁抱住了,將自己灼熱的身軀完全貼上住了這個成熟端莊的母親的嬌軀之上,在這一刻,楚驚云可以十分清楚的感受到她身體的戰栗顫抖!

淡淡的幽香,讓楚驚云感到了一陣心醉神迷!他的雙手摟住了她平滑的香肩,咬著她的耳垂道:“娘,是你讓我欲罷不能!”

聞言,寧楚涵的臉頰忽然升起了一朵紅云。不過,她還是抑制住自己的羞意,一雙雪白的藕臂主動環上了楊俊的頸項,頂著通紅的嬌靨道:“那你……是不是想要再來?”

她竟然十分放浪的抓住了他雙腿之間的那逐漸變得堅硬的異物。芳心卻在急顫著。

一向端莊保守的她,實在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不過,她卻感到了自己是那樣的幸福,那樣的滿足!

小手之中的那東西,灼熱堅硬,讓她感到心悝。

楚驚云看著在自己眼前的豐韻絕色的美婦人,目光落在了她如詩如畫的月容之上,只覺得是嬌艷似火,杏眸時開時閉,彎彎的睫毛精致秀氣,仿佛天上的新月。瓊瑤小鼻鼻息粗重,櫻桃小嘴嬌呼連連。嬌靨如霞,桃腮似焰!

他忍不住吻上了她呵氣如蘭的嘴唇!

呵氣如蘭的嘴唇,讓他覺得自己現在是真真正正地擁有了這個成熟美艷的俏婦!她身上的一切,都是屬于自己的!

是自己一個人的!

薄薄的嘴唇輕輕地張開,美婦的丁香小舌主動伸了出來!

“唔……”

兩人激烈相擁在一起,深深地熱吻著。他們的身體貼得很緊,并且在輕輕地撕磨著。男人的胸膛跟女人的酥胸擠壓在一起,讓那雙脹鼓鼓的肉團變得有點扁扁的,陣陣的摩擦通過了兩人的衣服而傳遞到他們的身體之中!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一吻終罷,楚驚云滿足地舔了舔布滿了美人的津液的嘴唇,低頭看著這么一具幾乎完美的嬌軀。她的玉頸如白玉般泛著誘人的光澤,渾圓的胸部堅挺高聳,將衣衫撐得漲鼓鼓的,宛如兩座優美的峰巒。腰肢纖纖,柔軟滑膩,盈盈僅堪一握,而且曲線十分優美,很自然地向下形成完美婀娜的臀線,挺翹的玉臀更是誘人十足,勾人心弦!

“咕嚕!”

楚驚云艱難地將口中的唾液吞咽下去,一雙祿山之爪抖動著伸向了美人那成熟的胴體之上,覆蓋住了她的翹挺美臀!

“喔——”

寧楚涵忽然打了一個冷戰,那一雙放在了她身上的手掌是那樣的灼熱,仿佛要將自己的肌膚完全融化一般,但卻又傳來了一道道讓她渾身酥麻不已的電流!

“好啦,很晚了!不要胡來!”

她忽然流露出來的端莊秀氣,讓楚驚云微微一愣。美婦輕輕地推開他,臉上的神情卻充滿著溫柔地情意:“你啊,不要總是向著那些事情!”

她一邊發著嬌嗔,一邊卻溫柔地為他整理了凌亂的衣服。

“娘你真好!”

楚驚云點了點頭,他的心感覺到很溫暖。真的,從來就沒有想到,當這個美婦人成為自己女人之后,會是這樣的幸福!

“你這個傻孩子!”

她的臉上,微微酡紅,但是卻也一臉醉意:“好啦,今天你進去陪陪雪柔他們母女吧。”

說著,她的雙臂忽然抱住了兒子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香吻之后才轉身小跑著離開。

她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在想在就告訴楚驚云,自己……有了他的孩子呢?

看著她的背影,楚驚云微微一笑,隨即便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那一個偌大的豪華車廂之中。

夜,很靜,就好像是一切都在沉睡一般。

輕輕地撩起了車簾,楚驚云跺了進去,接著微弱的目光,他看到了此時自己的師娘整倚在靠背上,雙手抱住了自己的女兒在哼著那不知名的曲調。

“怎么還沒說呢?”

楚驚云步伐很輕地走到了師娘的身邊坐了下來,手臂很自然的摟住她的腰肢,目光卻充滿著慈愛地看著自己的女兒。“真可愛,來,爹爹抱一下!”

他伸手想要從師娘的懷中接過女兒。

“別亂動!仙兒她還剛剛睡著呢!”

沈雪柔瞪了他一眼,充滿著母愛的目光落在女兒的身上,自己的身體卻依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你知道么?我現在,真的很滿足了!能夠為你生一個女兒,我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什么能夠什么都不在乎呢!”

楚驚云一手摟住了師娘的肩膀,輕柔地說道:“以后啊,咱們一家子的人,丫一輩子在一起!”

“嗯。”

沈雪柔點了點頭。

楚驚云忽然湊過頭去,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口,又道:“對了,師娘你的身體有什么不適嗎?都懷了仙兒一年多了,這么奇怪的事情,我擔心——”

“呸!你在胡說什么呢!是不是一定要我們母女出事才甘心呢!”

沈雪柔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指捂住了他的嘴巴,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但是我你能夠感覺到的,仙兒的身體很好,我的身體,也很健康。我覺得……自從跟你……那個之后,身體就在發生變化了!我的內力甚至每一次都有所增加!”

“嗯,那是我的《滅天訣》的作用,沒關系,那可是好事呢!”

楚驚云輕輕地擁抱著這一對母女,但是身體卻輕輕地抖動了一下。

“師娘,你也累了,睡覺吧。我出去方便一下。”

“你也早點睡呃吧,明天還得趕路呢!”

沈雪柔沒有發覺男人的不對經,對他溫柔地笑道:“晚安。”

“晚安。”

楚驚云從車廂之中出來之后,臉上的溫柔笑容忽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種嚴肅地表情。他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個方向上,雙眼之中充滿著警惕。

“這么晚了,為什么還會有這么多馬蹄聲呢?”

他自言自語地說道,不過隨即又好像是對某個人說話一般:“你也發現了?”

“廢話。”

在車廂頂上的寧紫韻此時雙手抱胸,道:“你去吧。這里交給我。只要我的命還在,絕對不會讓你的女人少一根頭發的!”

“嗯,你也小心!”

楚驚云的身影,竟然在寧楚涵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便已經無聲無色地躍上了車頂子上,嘴巴飛快地問了她的臉頰一下,這才轉身離開!

“你——”

捂住了被親了一口的臉蛋,寧紫韻忽然有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

只是,這個時候楚驚云已經離開了。

“他的武功,什么時候這么厲害了?”

已經突破到了先天之境后期的寧紫韻心中大吃一驚,原本還以為自己現在的武功已經可以跟楚驚云相提并論了。但是沒有想到,那個男人的進步實在是太大了!

她還清楚地記得,在半年之前,楚驚云甚至還不時自己的一合之敵!

而現在,自己居然已經被他遠遠地拋在身后了!

“他……真是一個天才。不知道,師父跟他比起來,到底誰更厲害一點呢!”

寧紫韻自言自語地說道。想到了自己那一個師父,她的心便忽然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那就是,楚驚云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對上自己的師父!

卻說楚驚云一路疾步如飛,但是卻在走了幾百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因為,眼前的確是一對騎著馬的隊伍。為首的那一個婦人,竟然就是許嘯天的妻子柳絮!楚驚云那魔教的師娘!

“停下!”

柳絮的目光以捕捉到楚驚云的出現之后馬上對著身邊的手下揮了揮手。她自己卻也勒停了馬匹。

“圣母大人,小心一點。”

一名長老湊到了柳絮的身邊輕聲說道:“傳聞,楚驚云的武功深不可測,絕對已經達到了先天之境!”

“我自有分數!”

柳絮輕輕地點了點頭,目光落在了楚驚云的身上,雙手抓住了韁繩,讓馬匹向著他慢慢地走去。而她身后的那些人,無意不都是在全神戒備著,仿佛在防范著楚驚云隨時出手。

柳絮一點一點地靠近著。

騎在馬匹上的她。看起來風姿盡展。那成熟的豐韻讓人忍不住想要走進好好欣賞這么一個美婦人。

此時的柳絮,她穿著一身暗紅色的羅裳,彩帶束腰,秀發高盤。目光卻一動不動地看著楚驚云,知道了她跟楚驚云之間的距離只有五十多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原來是師娘大駕光臨,不知道所為何事?”

楚驚云淡淡地笑道,但是目光卻也沒有太過放肆。畢竟,她可是許嘯天的妻子!而許嘯天對自己有恩,更是自己的師父。

那么,眼前的這個成熟美艷的俏婦,便是自己的師娘了!

許嘯天可是楊風那個便宜師父呢!楚驚云是發自真心地感謝他的!可以說,如果沒有了許嘯天,那么楚驚云現在,恐怕還是一個富家子弟而已!甚至都沒有能力去應付外來的威迫!

“不要叫我師娘!”

柳絮忽然開口,她的聲音很柔和,很悅耳。就像是珍珠滴落在玉盤之上一般清脆。“楚驚云,相信你也知道我的目的。只要你能夠將他現在在什么地方告訴我,我甚至可以讓你成為我們圣教新一代的圣王!”

“圣王?”

楚驚云嘴角輕輕地抽動了一下:“我的師娘,你以為,我現在,還需要當你們魔教的魔王?財富?我多的是,權利?我現在說一沒人敢說二!論武功,你們魔教之中,恐怕沒有一個人是我的對手吧!”

“你——”

柳絮氣得臉頰有點泛白,但是楚驚云說的卻又是句句屬實。跟楚驚云比起來,自己好像沒有半點的優勢。

“其實,師娘你就算找到了他也沒用。他不會見你的!”

楚驚云心中嘆了嘆氣,他也不忍心看著眼前的這個風韻美艷的俏婦傷心難過。

“我只想要知道,他現在躲在什么地方!為什么當年要拋下我們母女一走了之!”

柳絮的情緒有點兒激動,她的身體伸直從馬背上躍了去來,急促地向著楚驚云飛去!

“師娘,住手吧!你不是我的的對手!”

楚驚云輕輕地擺出了一個防御招式,擋下了柳絮的一掌,身體卻又馬上跟她拉開了距離。

“廢話少說!”

柳絮忽然變得有點兒瘋狂起來!她完全不顧防守,竟然每一下都想要了楚驚云的命!

“砰。”

兩人的手掌對上,柳絮忽然被震開了,雙腿連退了好幾步才吻住了身形。但是她卻發覺自己身上毫發無傷。

“算了吧!”

楚驚云擺了擺手,“你這樣又何必呢?他給你的信,相信你也看了吧?”

“就是因為看了,所以我擦想要找他出來!為什么,他當初要拋棄我們母女!”

柳絮的雙眼之中,忽然留下了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掙扎的淚水。

“哎……”

看著這個美婦在眼前哭泣,楚驚云也有點于心不忍。他是最容易心軟的人了。畢竟,這個女人,可是自己恩人的妻子,也是自己的師娘。

“如果你想要去找他的話,就算我告訴你地址也沒用。還是……我帶你去吧!”

雖然答應過許嘯天不會告訴他妻子他的下落,但是楚驚云卻是在不忍心看到師娘這樣傷心難過!

“你說真的?”

柳絮忽然走到了楚驚云的跟前,有點兒激動地抓住了他的雙手,淚眼婆娑地看著他。

只是,激動之下,她卻沒有發覺,自己貼得他太緊了。甚至連她胸前的那雙鼓鼓脹脹的肉團,也有一點兒擠壓在楚驚云的胸膛之上。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