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151章 成熟風情
“先別動手。”

楚驚云見眼前的這一個一身熟女氣質的美婦臉上的憤怒表情已經到了極點,就差跟自己動手了。

“你……”

夏蕓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掙扎,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兒子,她忽然覺得自己在這一刻就好像即將失去了全部一樣。或者說,她已經失去了太多了!

在失去丈夫的那個晚上,自己更是失身給這個男人了!到現在她還依稀記得,自己當著被楚驚云下了藥而陷入了半昏迷狀態的丈夫眼前,趴在大牢之前,翹著雪白高挺的屁股任由楚驚云狠狠地蹂躪自己的身體!

“楚驚云,你答應了我要救他的。”

剛剛被楚驚云壓在身下撻伐過的蘇媚忽然開口說話,清麗的臉上卻留下了兩行淚水。

她在失身給楚驚云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已經注定要離開了。

楚驚云看了看一臉慍色的夏蕓曦,這才點了點頭,“好吧。我會遵守諾言的。”

說話之間,他已經走到了渾身殘廢卻依然怒目瞪著自己的秦偉跟前,將他扶了起來。

只是,楚驚云著的會救這個想要殺死自己的人嗎?

夏蕓曦的目光從楚驚云的身上收回,卻又投向了自己的兒媳婦身上。但見她此時依然嬌喘吁吁,臉上殘留著的汗珠依然清晰,那臉蛋,鼻子上,額頭上,甚至是脖子上無一不是留下了男人的吻痕!

而且,她的嘴角還有點被咬傷的傷口!

房間之中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壓抑起來。楚驚云盤膝坐在了秦偉的身后,雙掌抵在了他的背上灌輸著自己的內力,而秦偉的妻子,剛剛失身給楚驚云的蘇媚卻低著頭,任由零散的頭發將自己早已經淚如雨下的臉蛋遮掩起來。

只是,她的身體依然在顫抖著。原本就高挑的身子,此時即使披上了一層被汗水沾濕了的羅裳,還是依然遮掩不了那婀娜曼妙的曲線。

并且,此時蘇媚衣衫不整,甚至連腰帶也沒有來得及綁上。寬松的衣服敞開著,讓她那有點兒而顫抖的手輕輕地拉住了腰帶,將自己的衣服束縛著。

只是,此時她全身依然酥麻,剛剛被進入被蹂躪得感覺讓她的身體總不情愿的痙攣。

胸前,因為呼吸急促的關系而頻頻上下起伏著的一雙高聳胸部,實在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而身為她丈夫母親的夏蕓曦,心中卻在這一刻翻起來滔天巨浪!

她想要說話,可是話到了嘴邊卻發覺自己現在鎮定的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自己看著兒媳婦被人凌辱,心中到底會有什么樣的感覺?

夏蕓曦只覺得自己的內心,很痛很痛。

但是,那一種前所未有的悲傷,卻深深地籠罩著她!自己跟兒媳婦婆媳兩人,竟然同時失身給一個男人了!

“楚驚云!”

夏蕓曦將目光重新投向了楚驚云的身上,但是心中的怒火卻忽然降了一些。對于這個奪去了自己清白的女人,夏蕓曦心中卻竟然變得那么的矛盾。

“楚驚云!”

而此時,在她兒媳婦蘇媚的心中,卻竟然也在叨念著楚驚云的名字。

蘇媚輕輕地擦干凈了自己的眼角,但是卻不敢跟遠處的婆婆香肩,依然低著頭遮掩著自己的身體。只是,疾馳她雙手抱胸,還是沒法將那雙高高聳立著的傲挺雪峰遮住。

看著兒媳婦胸前那急促起伏著顫動著的女人,葉希忽然覺得這是視覺上的享受啊。眼前這婆媳兩人,成熟美艷,少婦與熟女的風情讓他心中迷醉!

只不過,此時他正在將自己的潛龍真勁源源不斷的灌輸進秦偉的身體之中,只是他卻也在暗中做著手腳!要他救活秦偉那簡直是做夢!自己上了他的母親,還上了他的妻子,他要是復活武功的話,準會找自己麻煩!

雖然楚驚云不怕麻煩,但是卻也不想要麻煩!

他選擇了一道具有強烈破壞性的內力灌輸了進去!

夏蕓曦此時很想要跟自己的兒媳婦好好說上那怕一句話。可是她此時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呢!是神的痛苦,在這一刻竟然又一次沖擊著她的心房!

回想起楚驚云那裸露著的身體曾經將自己壓在了地上,夏蕓曦的身體便忍不住變得灼熱起來。這大半年來,她一直很討厭回想起那個夜晚!

而現在,自己的兒媳婦,卻居然被這個曾經奪去了自己身為人妻清白的男人……

拳頭緊緊地握著,夏蕓曦此時那雙眼睛卻死死地瞪著楚驚云,似乎真的想要將他碎尸萬段一般。那種被蹂躪的凌辱,她要狠狠地加倍還給楚驚云!

只是,心中的憤怒越大,自己感覺到的刺激竟然也會隨之而增大!這讓夏蕓曦的心中是不不好受!自己竟然……就這樣想著也會有感覺!甚至,她還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胸前那雙被束縛著的嬌挺雪乳頂端上,兩顆葡萄正在逐漸變得堅硬起來。

“娘……”

忽然,一直沒有開口的蘇媚抬起了頭來,她的臉色很是慘白,但是又露著剛剛云雨過后的紅暈:“我……對不起你。”

她的聲音很低,而且還在低聲的抽泣著。

“從今天開始,我……跟他沒有任何的關系了。”

蘇媚只覺得自己的心很痛,但卻不是因為自己咬離開丈夫,而是因為那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媚兒,你……”

夏蕓曦的聲音也有點哽咽,只是,她卻忽然呼吸了一下,強壓下心中的那一種悲哀,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為什么會被楚驚云——是不是,他強迫的你?”

在夏蕓曦的心中,楚驚云這個孩子真的是一頭無法無天的餓狼!

自己身為他的長輩,沒有想到他卻居然對自己做出了這樣禽獸不如的事情來!

“是……秦偉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走火入魔了。”

想到了丈夫的慘狀,此時蘇媚卻好像在陳述著一件跟自己無關緊要的事情,而且還直呼他的名字了。此時她說話的語氣就好像自己跟秦偉沒有半點關系一般。“楚驚云他——”

“不要說了。”

夏蕓曦忽然阻止兒媳婦的話,因為接下來的內容,她已經猜到了個大概了!一定是楚驚云垂涎自己兒媳婦的美色,乘人之危!

只是,兒媳婦接下來的話,確然夏蕓曦忽然愣住了:“秦偉他……幫助楚驚云的敵人來監視他!”

想到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試探,蘇媚便對秦偉徹底失去了信心:“那本武功秘籍,就是有一個黑衣人交給他的,作為交換的代價,便是需要他提供關于楚驚云的任何信息!”

這婆媳的對話,楚驚云停在耳中,但是卻并不說話,此時他已經將自己的那一絲怪異的內力打進了秦偉的筋脈之中。

靠近海邊的地方,晚上特別涼爽。

在一處山頭上,站著一位迎風靜立的女人。

月光之下,那姣美的身段盡顯,似乎那樣火辣的曲線,是上天的眷顧一般讓人迷戀!

一陣陣海浪拍擊在巖石上的聲音傳來,然人感到了愜意而舒爽。

“真的……很舒服!”

神無情伸手撩起了自己的發絲,目光卻一動不動地望向了自己眼前正在慢慢走來的那十個黑衣人。

他們成一字形走著,步伐并不大,但是身影卻忽隱忽現。就好像,每走一步,從事從黑暗之中出現的一般。

“我相信自己曾經說過了,不允許你們西大陸的老怪物登上我東勝神州來,難道,你們忘記了?”

神無情那薄薄的嘴唇微微張開,聲音不大,但是在遠處的那是個人竟然身體同時一顫!

“大半個月前,那個襲擊楚驚云的人,也就算了,畢竟他已經死了。”

神無情的臉上依然是冷冰冰的,但是卻讓人感覺到一種十分壓抑的感覺……感覺就好像自己被死神盯住一般。

那是個人同時停了下來。其中為首的那人忽然驚訝地說道:“難道……是你殺了他?”

“滾吧。滾回西大陸去。”

神無情并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她的聲音沒有帶著一點感情,卻充滿著血腥的味道。

“無情仙子,我們承認沒有遵守當初的承諾而登上東勝神州。”

那人全身頭被黑衣包裹著看不到他臉上有任何的表情變化。“這次來,我們是代表西大陸想你賠罪,并且邀請你到我們那里一聚。”

只是,神無情卻對于他的話無動于衷,道:“像你們這些曾經站在西大陸最巔峰的老人,竟然甘愿被一個年輕人驅使?我很好奇,西大陸的那個年輕人,到底有著怎么樣的驚采絕艷的能力!”

“呵呵,無情仙子說笑了,我王的能力,豈是我等可以猜測的。”

這個人,神無情的印象十分清楚,他曾經在西大陸可是名動一時的大人物!武功十分高強,當時,他才三十歲!而現在,他的實力,老實說,神無情猜測絕對在他身邊那九個人之上!或者說,那加個人即使圍攻他一個,也不可能有任何勝算!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幾乎站在了武學金字塔頂端的人,會心甘情愿地任由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指使?

神無情真的好奇了,跟楚驚云有著同樣出眾能力的那個人,究竟會是怎么樣實力的人呢?

“我再說一次,給我滾回西大陸。”

神無情的眼眸之中,忽然閃過了一絲從來沒有的殺機!

“神無情!”

那邊的十個人之中,終于還是有一個被神無情的態度激怒了:“你別以為自己真的是天下無敵!就算你的實力很強又如何?哼!別忘記了!我們差不多都是同一個層次上的人!更何況,我們還有就個人!”

“什么時候,曾經高傲的你們,也會變成了這樣?”

神無情忽然笑了。她的笑容,很好看。性感的嘴唇微微抿著,嘴角輕彎,毫無一點兒瑕疵的臉上,充滿著醉人的風情。

更要命的是,她還擁有著讓所有女人都羨慕的身子。婀娜修長的玉腿微微交錯著,一手盈握的小蠻腰輕扭,光光是這樣的一個站姿,就已經讓男人為之而瘋狂了!

歲月的流逝,卻沒有奪去了原本傾城的美貌,反而讓她充滿著一種成熟的氣質。舉手投足之間盡是迷人的風韻!

微微向前走了一小步,神無情的身體卻好像并沒有動一絲一毫,卻已經離開了原地幾十米了!

腰帶束縛著她的衣服,卻將胸前早已經成熟的一雙美乳!那渾圓的弧度,勾勒出了讓男人欲罷不能的誘惑。一挺一恍,一顫一抖,每一個動作,渾然天成,就好像是造物主的完美杰作一般!

或者說,神無情就是一個根本就不應該存在于世間上的絕美成熟的仙子!

這九個人,此時卻沒有時間來欣賞眼前這么一個成熟尤物了。他們對視了一眼,每一個人都爆出了不同的防御姿勢。

他們這一次來,目標正是神無情。

能夠將她生擒那是最好的,就算不能,也要讓她受重傷!

那么長的時間里訓練的默契此時在這一刻展現得淋漓盡致。

一道道黑影閃過,他們擺出了一個很奇妙的陣法。

神無情忽然踏地而起,那一身羅裳輕輕地飄揚著,就好像從天而降的仙子一般,尤其是她那火辣的曲線更是因為這樣的動作而變得更加性感迷人!

“上!”

為首的那人一聲令下,其余八個人竟然一哄而散,沒有發出了一星半點的噪音!

下一刻,三個黑色身影已經約到了神無情的眼前了!

很快!

恍若黑夜之中的一道寒光,直刺神無情的胸口!

準而狠!

那一瞬間,刀光劍影充滿著正一片天空!

神無情雙手并沒有武器,也沒有用自己的手掌去獨擋敵人的刀劍。但是卻竟然讓武器發出了不停的金屬撞擊聲。

點點寒光,伴隨著“鏘鏘”聲,一道道身影凌空而上,繼而有從半空之中落下。

神無情的身姿很美,紅玉擊鼓、綠珠墜樓,她看似緩慢的動作,卻竟然可以阻擋周圍五六個敵人的攻擊!

刀光起!

“嘣!”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沒有人看得見神無情是如何阻擋的,但見那一柄長刀,竟然應聲而斷!

嫦娥竊藥、蠻腰纖纖、洛神微步!

那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恍若流星趕月般。

一陣風翻云變。

后面的敵人燕子抄水而至,更后的卻借助這個機會,暗香疏影般移動著,那影子筆走龍蛇,猶如八面來風!

而前面跟神無情對上的那個為首的黑依然卻招招狠毒,藕斷絲連,風回天野一樣的攻擊連綿不斷!

旱望云霓,云淡風清。

前人退而后人至!

風動流云的劍光,云破日來的寒星,月移星換的身影,無一不是在快速移動著,以普通人的眼睛根本就看不出這樣的戰斗是何種的激烈!

“轟!”

一記重拳擊在了地上,撿起了一陣陣的塵埃。

“嗯?人呢?”

原本這九個人卻忽然呆住了。當塵埃落定的時候,他們卻失去了神無情的身影了!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消失了!”

這些人心中一驚,感覺天空上傳來強烈的壓迫感!

但見白色的身影如金輪破霧,細雨斜風般落下,卻又充滿著一種死亡的氣息!猶如冰谷初陽,蝶舞繞梁的身姿,卻充滿著排山倒海、驚濤駭浪之勢!

那一瞬間,他們竟然發覺——自己的雙腿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定定的站立著原地!

很奇怪的感覺,但是他們的身體明明可以移動啊!

柔柔的晚風輕輕地吹過,一團云層將月光遮掩住,原本還依稀可以見到人影的戰斗,在這一刻卻竟然變得伸手不見五指!

“啊!”

“啊!”……

一連串的痛苦呻吟聲接連不斷地想起,打破了這個夜晚的寂靜。

風,繼續的吹著。

當所有的灰塵慢慢地飄落之時,地上卻忽然多了九個大坑!

每個坑的中央,都躺著一具已經奄奄一息的身體。

“神無情……”

那個為首的黑依然挺著最后的一口氣,雙眼圓睜,七孔流血。他心中十分不甘地吐了一口血:“我們……太小看……你了!”

經過了這一場戰斗的神無情,卻竟然渾身沒有一點兒的血跡!素白的羅裳依然是那樣的飄逸,甚至連一點兒的皺痕也沒有!

“看似差之毫厘,實質距如千里。”

神無情臉上的表情并沒有因為殺了十個人而變得猙獰,反而更加充滿著一種讓人忍不住跪地膜拜的風韻氣質。

輕輕地轉身,曼妙高挑的婀娜身姿一步步地離開,轉瞬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地上,并沒有留下她哪怕一個的腳印!

“呼!”

楚驚云呼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他怎么樣了?”

雖然心中對楚驚云充滿著恨意,但是夏蕓曦卻依然關心著兒子的生命安全。

“等他醒過來再說吧。”

楚驚云點了點頭,目光卻忽然落在了低著頭,默默轉身想要離開的美少婦蘇媚身上。“嫂子,等等!”

楚驚云忽然含住了她。

聞言,蘇媚的身體忽然顫抖了一下。

只是,她卻頭也不回地說道:“以后,別再這樣叫我。不過,也罷了,以后,我們再也不會再見面了。我恨你,但我也更恨我自己,為什么我偏偏是個女兒身?”

“咯咯……”

一連串的骨頭響聲忽然傳來,卻見原本還在昏迷著的秦偉忽然睜開了雙眼!他的目光猶若憤怒的火山般瞪著楚驚云!

“竟然會是這樣?”

楚驚云心中微微一愣,忽然笑道:“有點意思。”

似乎,是剛剛自己往他身體里灌輸的那些真氣起了反應了!

“秦偉,沒有想到,你的回復能力這么強啊!”

楚驚云的眼眸有著一種不屑,就好像看著自己親手打造的螻蟻般,目光卻又忽然落在了秦偉的母親夏蕓曦還有妻子蘇媚的身上,笑道:“你的母親,還有你的妻子,現在……都成為了我的女人了!”

邪惡,真是邪惡透了!

楚驚云的心中,看著這個回光返照,即將死去的秦偉,目光不斷地在眼前夏蕓曦跟蘇媚這對婆媳美婦的身上掃視著,似乎,自己在她們身上的每一個動作,在這一刻就好像放電影一般閃過!

自己曾經將她們婆媳壓在了身下,盡情的在她們的身上馳騁!

而秦偉跟秦天著父子二人,卻居然都讓自己給戴上了一頂綠油油的大帽子!

要是能夠將這婆媳二人同時推倒在大床上,盡情的享用她們婆媳那成熟的胴體,那回事怎么樣的一種禁忌,怎么樣的一種刺激呢?

風在吹著。

此時,寧楚涵還有楚汐晴這母女花兩人卻聚在了一起。

在這一刻露天的大型浴場之中,一陣陣煙霧繚繞。

這樣的一個大浴場是楚驚云命人設計的,現在也正好讓她們母女兩人享受一下那一種被溫水撫摸浸沒的舒服感了。

在這一個面積有幾十個平方的人造溫泉之中,飄蕩著一片片紅色的玫瑰花瓣,伴隨著氤氳熱氣,散發著醉人的花香。

“娘,你怎么了?”

全身浸沒在溫水之中的楚汐晴,只露出了一個腦袋還有那渾圓削平的香肩。她那雙美眸看著自己的母親。

將凝望著星空的目光收回,寧楚涵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慌亂,也出現了一絲紅暈。只是,此時身邊的女兒卻看不到。

“沒什么,只是想一些事情而已。”

寧楚涵微微地搖了搖頭,她卻忽然覺得,自己的雙腿之間,那一種升起的空虛感有點難受。剛剛,她又想起了那個讓自己懷孕的混蛋了。

“可是,娘你也只都是這樣,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了?”

楚汐晴慢慢地靠了過去,身體卻不小心露出了水面一點,胸前的那雙肉團白花花的,即使沒有她母親那樣的飽滿,卻也依然嬌挺鼓脹。

隱約之間,甚至還可以看得到她雪峰頂端的那兩顆嫣紅的小花蕾。

“娘,有些話,我不知道應不應該說。”

楚汐晴絲毫不在意自己的春光被母親看見,就像是一個小女孩般依偎著她,道:娘親,你……是不是……”

話到了嘴邊,她卻不敢問出口。

“我是怎么了?”

寧楚涵的芳心卻也居然快了半拍!在水中的那修長雙腿并攏在一起,輕輕地撕磨著,臉上那種醉人的紅暈越來越盛了。

原本寧楚涵的身體便已經露出了肩膀,此時因為這樣的關系,卻竟然使得自己胸前的那雙肉團在水面之中晃蕩著,激起了水花,也蕩起了波紋。

“娘親你……是不是……想男人了?”

楚汐晴紅著臉,說完便“嚶嚀”一聲投入了母親的懷中不敢抬起頭來!

只是,她卻沒有發覺,自己母親臉上忽然出現的那一絲慘白!而且身體也在抖動著。

見自己的母親并沒有說話,楚汐晴這才買賣的抬起頭來,卻對上了母親那雙充滿著掙扎的美眸,黑漆漆的眼珠就像是兩顆寶石一般。“娘,是我不好,我不該說亂說的。”

“傻丫頭。”

寧楚涵忽然召開了雙臂,將女兒擁進來自己的懷中,輕輕地撫摸著她那一頭濕漉漉的長發,柔聲道:“娘親現在想的,都是你們。”

她不敢說真話,但是她的一顆芳心卻在不停地加速跳動!

“砰砰、砰砰!”

“娘!”

楚汐晴忽然也張開了雙臂,緊緊地抱住了母親的赤裸胴體。

“這次又怎么了?”

寧楚涵輕輕地拍著她的粉背,臉上的笑容充滿著慈愛。

輕輕地搖了搖頭,楚汐晴皺了皺小瑤鼻,臉上因為熱水的關系而出現了絲絲紅暈,“沒,沒什么。只是忽然想要這么叫而已。”

說完,她再次埋首于母親的懷中!

成熟風韻的寧楚涵,卻忽然覺得,自己的那雙柔軟而充滿著彈性的肉團,竟然跟女兒的酥胸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