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130章 母子禁忌4
“哦,娘,你的那里好緊啊!”

楚驚云忽然渾身顫抖著!他能夠感覺到,母親的甬道簡直如處子一般緊窄!粗長的棒身一直刺入道了母親的花心之中!

“龍珠!竟然是龍珠!”

在跟母親深深結合在一起的楚驚云忽然心里一顫!自己的母親,竟然擁有名器——龍珠!

這一類蜜穴為不可多得的珍品,在男人眼中可說是至寶。男人如果好運臨頭,能夠得到這種龍珠,這一輩子,可說沒白活啦!

所謂龍珠是,玉門狹窄、膣細長,但花心的位置不一定太深。因此,向前插進時,花心會突然膨脹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會碰撞到男性的鈴口,其形狀就如兩條巨龍在搶奪紅光閃閃的珊瑚。

一碰到花心,會立即旋轉移動,通常男人都受不了這種搔到癢處的刺激,而如同狂獅恣意縱情,這時,女人也會不斷扭動身體,欷不已。

“啊……輕、輕一點,你的……好大!”

此時寧楚涵雙手承載了溫泉的巖石之上,將自己的屁股向后翹了起來,兒子的肉棒深深地刺進了自己地身體之中!

母子的禁忌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興奮!

那粗長堅硬的火龍,將她的蜜穴塞得滿滿的!

楚驚云壓在,母親的背上,輕輕地抽動著收到名器龍珠刺激的肉棒,笑道:“能夠得到娘親你這個絕色大美人,我真的是太幸福了呃!哦,娘,我要讓你飛上天去!”

說罷,他便低下頭吻住了那依然性感無比的櫻桃小嘴,纏上了溫熱的丁香小舌。

楚驚云熱烈的親吻著娘親的櫻桃小嘴,不依不饒的重重的揉搓著她那對雪白綿軟的乳峰。直逗弄得母親香氣輕喘,羞的閉上了眼睛,忍受著兒子的肉棒在身體中的抽插所帶來的陣陣刺激!

那緊窄的甬道,將兒子的回籠包裹著,一顆顆的肉粒更是增大了兩人之間的摩擦!

楚驚云抱住了母親的腰肢,肉棒對著她的蜜穴深深的一擊刺入,快速退下,又用力刺入,粗大的巨龍深深嵌入了她的花心之中。強大的沖擊讓寧楚涵有些難以承受的拱起了豐盈的玉體,緊緊閉上雙眼,接受兒子這愛的洗禮,愛的沖擊!

“啊……真的……好奇怪……嗯……好大……啊……大……啊……哦……好舒服……嗯……”

“哦……嗯……”

寧楚涵的呼吸很沉重,而兒子則是趴在她身上,狠狠的蹂躪自己這個作為母親的女人!那熾熱的巨龍便透體而入,進入了那美妙的人間仙境!

“啊……不行了啊……啊……好棒……嗯……”

肉體與肉體之間的撞擊聲越來越響,也越來越快,陷入情欲之中寧楚涵已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她的臀部隨著兒子肉棒的進出而有節奏上下挺動,甬道緊緊的包裹著兒子入侵她身體的巨龍。

“要死啦……啊……又頂到了……啊……好熱……嗯……”

一聲聲呻吟從寧楚涵的櫻桃小嘴里發出:“啊啊……嗯嗯……”

尖乳與修長的大腿急烈的彈動搖晃,狠狠的摩擦著兒子!

楚驚云將肉棒快速的抽出,用力的再進入,漸漸加快速度。每一下都撞入母親的最深處,每一次都將自己盡根送入!

他讓龍頭抵在她的花心上,只用腰力,磨著她,她幾乎是尖叫著呻吟。“啊……嗯……唔……啊……唔……”

一聲聲的呻吟仿佛人類無以抵擋的催情藥物,使羽龍越發的堅硬,越發的狂野!

“啊!娘親……要死啦……啊……”

忽然,原本渾身無力的寧楚涵,她的身體回光返照地顫抖了氣啦!雪白的屁股也高高翹起,向后兒子的身體頂去,似乎想要將他的肉棒盡根納入自己的身體之中一般!

“娘親,我來了!”

楚驚云忽然大起大落的抽插著一臉陶醉的母親,他只覺得自己的腰眼一松,龜頭頓時射出了灼熱的巖漿!“啊……我飛了……”

那乳白色的精液,將母親的整一個子宮都注滿了!甚至還溢了出來!

柔柔的晚風,輕輕地吹過,帶起了一陣陣清涼之意。

在山谷的某一處溫泉之中,此時卻傳來了一陣陣劇烈的女人呻吟聲。

光光聽著這樣的嬌哼,就可以想象得出,那個發出如此勾人心魄的人,此時一定是渾身都在顫抖著,就好像是大海之上的小船般劇烈起伏著!

寧楚涵只覺得自己的心仿佛被跑商了九霄云外,然后又以自由落體運動告訴下墜,在即將摔到地面的時候,又被用力往上一拋!

這樣的一種刺激,讓她欲罷不能!

身體之中潛藏已久的欲火,在這樣的被侵占之下,開始旅客最劇烈的爆發!

就像是彈簧被全力壓縮一般!

一個個前所未聞的怪異動作,難堪的姿勢讓她感到了無比的羞恥!但是卻又充滿著滿足的快樂!禁忌的刺激讓她早已經忘卻了一切!

在即將飄到了最頂峰的那一刻,她發出了自己這一生之中最滿足,最忘情的呻吟。

洪水般的爆發,灼熱的巖漿將她的身體燙的一陣陣顫抖!

天上的月亮害羞得躲進了云朵之中,自然的風兒卻依然在繼續吹拂著,似乎一點也沒有害羞。在溫泉之中,此時楚驚云從背后擁抱住了渾身無力的母親,讓她靠著自己的胸膛之上。

“剛剛……滿足嗎?”

楚驚云一直攬住了母親的腰肢,另一只手卻是握住了她胸前的一座高聳玉乳,輕輕地愛撫著,揉搓著,嘴巴更是湊到了她的耳朵邊上去,口中呼出的陣陣熱氣讓寧楚涵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中還沒有完全退去的高潮幽幽小小的泛濫了一下。

俏臉之上,此時一陣紅暈!香腮玉頰更是像紅蘋果一般誘人!在月亮的那微弱的光芒之下,顯得格外動人。尤其是經過了男人的滋潤,她的身體更是充滿著一種初承恩澤的少婦魅力!

風情萬種,妖嬈迷人!

“別亂動了!”

寧楚涵一手按住了在自己胸前作怪的魔爪,卻有意無意地將兒子的手掌按在了自己的胸部之上!那兩顆已經像紅豆一般堅硬的乳珠此時頂在了楚驚云的手掌之中,陣陣摩擦讓她感到渾身的細胞都在興奮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一對夫妻般的兩人相靠在一起,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相偎著,似乎在訴說著那心中的情思。

“你這個混蛋!以后我再也沒臉見人了!你讓娘親以后怎么面對你姐姐呢!”

寧處男緊抱著兒子的手臂,身體靠在他身上,小聲的說道。

“那讓姐姐她也成為我的女人好了!”

楚驚云深情的對上愛人的雙眼。在這一刻,以前的種種仿佛都不存在,沒有過去,只有現在!

寧楚涵的頭發散發出淡淡的香味,深深的刺激著楚驚云的感官。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夜晚坐在一起,在那微弱的火光下,人更容易迷離。

他們的手在黑暗里自然的交叉在一起。楚驚云攤開手掌,輕輕地貼在母親的大腿上,隔著溫溫暖暖的水,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的體溫和肉感,楚驚云的手掌象螞蟻一樣緩緩地蠕動,來回的摩挲柔軟的感覺,加上她身體的香味,還有她緊張的呼吸和心跳,真的好刺激。

楚驚云緊緊地擁著一絲不掛的母親。

沒有掙扎,沒有說話,周圍什么聲音也沒有。楚驚云感覺到她的胸部柔軟的貼著自己的身體上,他松開母親的手,環抱著她的腰。兩人身體貼的更緊了。

寧楚涵把頭趴在兒子的肩上,緊張呼吸,感覺到熱熱的氣息和緊張的心跳,讓楚驚云心猿意馬。

輕輕的抬起頭去尋找娘親的臉,用自己的臉貼過去。在那一瞬間,當兩人吻在一起的時候,整個世界似乎都停止了。

母子二人的舌頭不斷地追逐著,翻滾著,瘋狂地掠奪著對方口中的津液!

良久,楚驚云離開母親那令人迷戀的櫻唇,用自己那冰冰的臉,輕輕的摩挲。然后輕輕地探詢著她的鼻子,她的額頭,她的眼睛。

在游走到嘴唇的時候,楚驚云再次吻上那雙唇,舌頭輕輕的頂開對方的牙門,直搗黃龍,貪婪的吮吸著那芳香的甘露。然后又是瘋狂的糾纏,吞噬,吸吮。

楚驚云嘴上狂吻著寧楚涵,雙手不安分的在那矯軀上游走。

“啊……”

隨著一聲似滿足,又像幸福的呻吟,兩人終于再次緊緊的結合在一起。

神器龍珠,緊緊地吸住了兒子的肉棒,強烈的刺激,讓他們又一次地纏綿在一起!

潮起潮落,一切都云消雨散的時候。

“痛嗎?”

楚驚云擁著已經渾身無力的母親,心中一陣憐愛,剛剛自己實在是太過瘋狂了!也沒有考慮到她能不能承受!

“我……”

寧楚涵粉臉微紅,她輕輕的點了點頭,“有一點痛……”

“娘,我愛你!”

楚驚云低下頭,在寧楚涵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云兒,愛我!”

寧楚涵忽然緊緊地抱住了楚驚云,雙腿夾住了他的虎腰,就像是一只樹熊般掛在了他的身上!

“娘……”

摟著母親呢赤裸的矯軀,楚驚云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雙手更加用力的抱著她。只有在這一刻他才覺得生命是如此的幸福,他感受到完整和圓滿的生命是如此的美好。“娘你以后,都留在我的身邊,當我的女人,好么?”

“嗯!”

寧楚涵點了點頭,害羞的埋首于愛人的懷抱,“我……還想要!”

“啊?”

楚驚云聽得一愣一愣的,目光詫異地看著她:“還要?剛剛,是誰說自己不行了的?”

“那你給不給?”

寧楚涵恰李安一瞥,捏住了楚驚云的耳朵。

“給!你要多少都給你!”

楚驚云握住了她的手腕,嬉笑道:“今晚我就算精盡人亡也要好好滿足娘你這個蕩婦!”

“誰是蕩婦?”

寧楚涵可不依了。

“呃,你想要造反了是不是?現在你是我的女人,而不是我的娘親!”

楚驚云忽然掙脫了寧楚涵的手,將母親從溫泉之中橫抱了起來,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旁邊那柔軟的草地之上!

將他們的衣服披在地上,將這一具成熟雪白的胴體輕輕地放下。

知道已經可以沖上主戰場肆殺一番的楚驚云微微挺起上身,雙手握住了她的腳裸盡量向兩邊分開,火熱的巨龍對準了那一道圣門緩緩推進。

一時間,幽暗的山洞里傳來陣陣幸福的音符。

直到自己的龜頭頂住了盯住了母親的花芯之時才停了下來。楚驚云看著母親呢的雙眼,柔聲道:“都那么多次,你可能受不了的。可能會有點痛,忍一下就好了。”

寧楚涵羞澀地點了點頭,雙手則是撐開在兩邊,緊緊地抓住了身下的小草。

楚驚云拉出了自己的肉棒,然后又深深地進入到了娘親的身體深處!

“啊——好深——輕一點!”

寧楚涵眉頭緊皺,額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楚驚云沒有馬上動作,而是俯下身體,吻住了母親那因為痛楚而微微泛白的櫻唇,試圖以親吻來減輕她的痛苦。

在皎潔的月光的照耀之下,寧楚涵那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赤裸胴體仿佛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銀色亮裝,身體的完美曲線勾勒得極其細致,柔美的曲線,挺拔的雙峰,纖細的腰肢,渾圓豐滿的玉臀。

而現在 ,這么一個成熟美艷的少婦正在兒子的身下接受了那強烈的男女之歡所帶來的快感!只見她蛾眉顰蹙,眼眸鎖閉,彎如新月的睫毛微微抖動,嬌靨緋紅,臉頰因為刺激痛而輕輕地抽搐著,性感的櫻唇有點泛白,卻也更加的惹人憐愛!

兒子的進入讓寧楚涵的整個青澀的嬌軀劇烈地抖顫起來,她的一雙藕臂把楚驚云的脖子摟得緊緊的,兩條修長玉腿也用力夾住楚驚云的虎腰而。

楚驚云保持著這個結合的姿勢,俯下身吻住了母親的櫻唇。一股淡淡的熟女的清香在兒子口中融化,滑而不膩,柔軟而又溫熱!

寧楚涵的身體依然繃得緊緊的,她的牙關輕輕松開,讓兒子輕易突破,他的雙手在她的雙乳之間四處游動,捏住了顫抖的雪峰,時而搖擺著,或是伸出手指捏住了雪峰之上的那一點嫣紅,用手指的指紋摩擦著,用指甲輕輕逗弄著!

在楚驚云的挑逗之下,過了好一會兒,寧楚涵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她微微睜開雙眼,眉目含春地看著壓在了自己身上的男人,也是自己唯一的男人,輕聲道:“云兒你……你可以動……動快一點……嗯……娘親……好熱啊……啊……”

說完,她又十分嬌羞的閉上了眼睛。

不過,她的呼吸卻顯得有點急促,胸前之上的一對玉兔隨著呼吸緩緩起伏著,似乎在向兒子招招手。楚驚云輕輕用舌頭輕輕逗弄那粉紅的紅豆,溫柔地吸吮著這被自己這個兒子任意吮吸的甜美花蕾,另一只手把玩著另一只的玉兔。

寧楚涵的呼吸聲越漸加重,她的臉頰越發緋紅,似在火燒,如在醉酒。她的腦海一片空白,芳心雖然是肝膽十分的嬌羞無限,卻還是無法抑制體內的欲火,那一聲聲沖口而出的令男人感到精神振奮的嬌啼春吟更是深深地刺激了兒子的原始獸性!他先慢慢的退出了身下美人的身體,接著又慢慢的推進。

如此保持著,不一會楚驚云便開始了越來越大幅度的動作。

寧楚涵皺著眉頭,屏著呼吸,清晰地感受著自己晃如刮著風浪的大海之上的一葉扁舟,隨風而蕩,逐浪而起!

“嗯……”

寧楚涵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聲無比刺激的嬌吟。

楚驚云忍不住更加快速地抽送起來,仿佛一頭饑餓的雄師,劇烈的沖撞著身下的獵物!

“啊……”

寧楚涵仰著頭,閉著眼輕輕地嬌喘了起來,她的櫻桃小嘴蚊微張開,吐氣如蘭,如馨似菊。

在身下母親的嬌喘呻吟聲的鼓勵之下,楚驚云挺起下身,深深吸了一口長氣,咬牙一挺,將巨龍完全刺如她的體內。只見寧楚涵渾身一震,一聲柔媚婉轉的嬌啼沖唇而出。她全身的冰肌玉骨酸麻難捺至極,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齊涌上芳心。

楚驚云見次卻逐漸地加大了自己的抽插力度,每一次都深深抽入,撞擊著母親嬌嫩的玉體!寧楚涵柳眉頻皺,銀牙緊咬,顯出一幅不堪蹂躪的誘人嬌態。一絲不掛、雪白赤裸的嬌軟胴體在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胯下一陣顫栗、輕抖,修長優美、雪白玉潤的纖柔秀腿情難自禁地高舉起來。

在兒子那十分強大的刺擊之下,承受著威猛沖擊的寧楚涵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那高舉的優美修長的柔滑玉腿落下來,急促而羞澀地盤在他的虎腰。

楚驚云也被身下這絕色嬌艷、美若天仙的俏婦母親嬌美玉體引得心神搖蕩,只覺頂進她圣道深處,頂住花心揉動神器。他恍若一頭沒有意識的猛獸一般狠狠地刺入曾經孕育過自己的肉體之內。

楚驚云眼中的母親,呈現出與平日貞節端莊形象,完全不同的風貌。她那雪白豐滿成熟的誘人胴體,不斷的扭動搖擺,柔嫩的大腿也向兩旁大肆擴張,影響所及致使那鮮嫩濕滑的密穴,也完全清楚的顯現出來。

“喔……死了……啊……”

在兒子的身下寧楚涵也管不得羞恥舒爽得呻吟浪叫著,她興奮得雙手緊緊摟住他的脖子,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他的腰身,玉臀 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他分身的抽插,已陶醉在無盡的情欲之中,舒暢得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浪蕩的呻吟聲從她那性感誘惑的櫻桃小嘴之中頻頻發出。

片刻,由于楚驚云的抽插,寧楚涵那神秘之地里的愛液如潺潺流水般涌出。見此,楚驚云便稍稍調整了一下體位,下身挺動著再次侵入了地方陣地。

“啊……”

隨著一聲歡快的呻吟,寧楚涵猛得睜開眼睛,正好看到兒子在自己身上來回的起伏著,那相互結合間的摩擦帶來了陣陣快感。“你——壞蛋!”

寧楚涵原本想要推開楚驚云的雙手不知不覺間纏上了他的虎腰,在他的進入時用力按向自己。

“哦……啊……”

粉臉緋紅的寧楚涵興奮的扭動著,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著楚驚云的虎腰,渾圓的臀部也隨著楚驚云的的動作一挺一挺,從她櫻桃小嘴中不斷傳出讓人骨肉酥麻的淫聲浪語。

楚驚云忽然加快了節奏,身體重重地撞擊著自己的娘親,強而有力的沖擊不斷落在一片潮紅的雪白嬌軀之上,陣陣乳波臀浪讓楚驚云感到眼花繚亂。

“啊……”

寧楚涵忽然伸手在兒子的身上拍打了一下,道:“你輕一點……啊……人家受不了了!”

可是,她的身體完全背叛了她的意志,她花蕊如遭猛擊般劇烈顫抖,雪白如玉的小腿在兒子腰間胡亂踢著,肥臀猛挺,嬌軀在楚驚云身下不斷的痙攣著。

“啊!娘親……要、要飛了……啊……死了……”

又是一陣暢快淋漓的來回挺動,寧楚涵終于向兒子繳械投降了。

“好娘親,夫君我還沒射呢!”

猛虎般的軀體迅速的抽插著,陣陣的人間仙樂之音在這一間屋子之中飄蕩著,忽如一夜春風來,千嬌百媚艷花開。

黎明的曙光沖破了了無盡的黑暗,漆黑的大地之上微微亮起了一絲光線。屋子之中的年輕少婦幽幽轉醒,她的臉頰緋紅一片,看著摟住自己而熟睡的男人的俊臉,她的眼前仿佛又重現了昨晚的無限春光。

寧楚涵輕輕的挪開了兒子的手,輕手輕腳地玩起了上身,強忍著雙腿之間傳來的酥麻,火辣的刺痛,她凝視著依然沉睡著的男人,她的芳心忽然泛起了一陣滿足感。

即使世俗倫理深深地壓抑這她,不過,隨即又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所取代,眼前的這個人,是她的男人,以后也將會是唯一的一個。

“小家伙!我上一輩子真的欠了你的!””說完,她彎腰在楚驚云的嘴唇上留下了深深的一吻,再次以為進了兒子的懷中,好好地感受那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

清晨,那和煦的陽光輕柔的照耀著整個大地。萬物似乎經過了漆黑的夜晚后終于生氣勃勃的醒來。

“云兒!”

“嗯?怎么了?”

楚驚云輕輕的抱著懷中的母親。

“現在我們怎么辦?”

“沒事的,一切有我呢!等一下,我們就離開這里!哼,我倒要看看,那兩個老家伙,能不能贏得過現在的我!”

楚驚云信心滿滿地說道。

“嗯!”

寧楚涵乖巧的點了點頭,在把身體給了親生兒子之后,她就是兒子的妻子了,兒子就是她的一切。

“娘,昨晚舒服嗎?”

楚驚云雙手攀上那柔軟的雙峰,寧楚涵這個時候身子顫抖了一下,連忙按住“不要了。”

楚驚云哪會聽她的啊!早上是男人性欲最旺盛的時候!他輕輕親吻著寧楚涵白晰的頸,小巧的耳垂,瘦削的肩,撫摸她細膩溫軟的肌膚。

楚驚云搬過她的臉,親吻她緊閉溫潤濕濡的雙唇,貪婪地愛撫著豐滿的雙峰,捻揉兩顆軟軟的花蕾,漸漸她的呼吸急促起來,輕輕地推著她,將她推倒在草堆上。魔爪瘋狂地搓揉著雪白的酥胸,親吻著那誘人的花蕾。

而后楚驚云用滾燙的雙唇吮吻母親的臉龐,雪頸,然后吻上她那吐氣如蘭的嘴。寧楚涵情不自禁的將香舌伸到楚驚云嘴中,女人的誘惑使他快崩潰了,貪婪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愛人那豐滿圓潤的身體。

寧楚涵也緊緊的抱著楚驚云的虎腰,扭動身體。

楚驚云低頭看著身下的美婦,曾經可望不可及的女神,此刻已經是屬于自己的了,她那迷人的矯軀,令自己渾身都軟了。楚驚云在她的耳邊輕輕道:“以后就有我來保護你!”

寧楚涵全身顫抖起來,兒子的話語,撩起了她深藏心底的愛戀,似乎以前的一切在此刻都顯得并不重要了。

楚驚云再次摟緊懷中的母親,親吻著她,在暗暗的燭光下,她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瓊鼻,和那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豐盈雪白的肌膚,好象只應天上有,人家哪得幾回聞。

對于兒子愛戀,寧楚涵不禁嬌羞叫道:“愛我。”

簡單的兩個字,包含著自己所有的深情。

霎時間,整個山谷又一次傳來那動人的音符。

只是,在這一個時候,遠處的兩道身影卻在一閃一閃的,他們兩人正趕著楚驚云的那個方向跑去!

“果然!他們兩個就在這里!”

杭山的雙眼之中忽然閃過了駭人的光芒!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身邊的那個瞎眼睛則是身法更加敏捷,速度更加快地掠去!

好驚人的速度!

但見他們兩人的身影在朝陽的映照之下,變得更加詭異,一縷縷金色的陽光照耀下來,卻只看到了兩道殘影!

“楚驚云!”

瞎眼睛忽然 發出了一聲怒吼!

“轟!”

當他從半空之中落下之時,雙腿站在地上發出了一陣悶響!

千斤墜!

“不在?”

杭山看著地上那一對小草,忽然冷笑道:“分頭找!剛剛他們一定是在這里的!”

那一推小草被人壓過的痕跡十分明顯!

“嗖!”

杭山首先向著某一個方向追去!

“哼,想要跑?”

杭山的雙眼忽然瞇起來一道縫隙,眼中兇光大勝!他的身影更加快的追了上去!因為在他前面,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急速而行!

“吃我一掌!”

杭山在半空之中躍起,蘊含著內力的一掌重重的擊出!

“嘣!”

但見前面的那一道白影一下子被擊得粉碎!

“是一件衣服?”

杭山心里忽然警惕了起來!

可是,更遠處的另一個方向,卻忽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糟糕!”

杭山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轉身往著自己來的方向趕去!在這一刻,原本信心十足的他忽然有一種十分不安的感覺!就好像,在黑暗的地方,正有一頭餓狼在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

“啊!”

忽然,同伴的一聲慘叫讓杭山心里更加急躁了!

“太慢了!”

穿過了重重樹林,杭山卻忽然雙目嗔裂!

因為,此時在他眼前的,卻竟然是一臉笑意地楚驚云!

他的手中拿著一柄長劍,銀色的劍身之上,此時沾滿了鮮紅的血液!

而他的同伴,一根手臂掉到了地上!

“你——”

杭山心中大駭!為什么一夜之間,楚驚云的實力好像成幾何倍數增長了呢?

其實,他并不知道的是,現在的楚驚云,早已經不是昨天的楚驚云了!

每一個人從一出生的那一刻起,他身上的陽氣便會被自己的母親吸收了一部分。所以,男人都是先天陽氣不全的!

而如果,從母親的身體之中奪回那股陽氣的話,到底會怎么樣?這一個從來沒有人知道!因為,正常的人絕對不會大逆不道地褻瀆自己的母親!

再且,就算推倒了,也不一定能夠感知得到那股丟失的陽氣!

但是楚驚云卻不一樣!先前他受了重傷,但是恰好吃了一個靈果!而且,在變異潛龍訣的幫助之下,在昨晚的纏綿之中,他竟然誤打誤撞地奪回了屬于自己的陽氣!

身體之中的陽氣補全,這對于練武之人來說,絕對是驚天動地的變化!

“你、你……”

斷了手臂,瞎了眼的中年人此時卻一眼驚慌的看著楚驚云!剛剛,他竟然只是看到了一道白影閃過,接著自己的手臂就好像長了生命一般從自己的身體之上飛離了出去!

劇烈的疼痛讓他一下子清醒過來!

“今天,你們都得死在這里!”

楚驚云的神色閃過了一種十分猙獰的表情,手中的長劍一指,對著這個斷了手臂的男人刺去!

“狂妄!”

杭山雖然心中發毛,但是卻不得不頂著頭皮迎上去!

遠處的一座小山丘之上,寧楚涵卻衣衫不整的看著楚驚云的戰斗!此時她臉上依然殘留著淡淡的紅暈,羅裳輕解,露出了那個充滿著誘惑力的肚兜!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