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124章 嬌艷風情
“啊!我不行了!”

一聲十分高亢的呻吟之后,東方夫人渾身無力地軟倒在楚驚云的懷中,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滿足,香汗淋漓的美婦人,在經過了男人的滋潤之后真的是別有一番滋味!

風情萬種,嬌媚性感!

而中了迷幻藥的東方劍,卻依然是那么迷迷晃晃的,渾身不知道,自己的妻子竟然就在自己的身邊被另一個男人進入她的身體了!而且那個男人還是自己女兒的未來夫婿!

“你真的要害死我了!”

東方夫人慌慌張張地整理著衣服,但是卻見楚驚云此時根本就沒有想要動手的意思,她那蕩漾著一池秋水的美眸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最后還是像一個溫順的妻子般為他穿好衣服。

“真乖!”

楚驚云捧住了東方夫人那滾談的臉蛋,在她的小嘴之上狠狠地親了一口,這才慢悠悠地走到了被自己點住穴道還中了迷幻藥的岳丈身邊。

他從衣服之中彈出了一包白的粉末對著東方劍的臉上吹了一口,直到他吸入了之后,這才就解開了他的穴道!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好半晌,腦海一陣空白的他慢慢地恢復意識!

“啊,頭好痛!”

東方劍的身體軟倒在椅子之上,昏迷前的記憶讓他本能的一驚!

單吃楚驚云卻是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東方叔叔,剛才得罪了!我也只是過于防范而已,你莫怪!我向你道歉了!”

“你……”

東方劍心中早已經開始咀咒楚驚云了,剛剛的那個樣子是“過于防范”只是,既然楚驚云這樣說,他卻不好說什么了,畢竟自己也只是被他稍稍點住了穴道。

可憐的東方劍,卻沒有發現,自己那“稍稍”昏迷的時間到底有多長。

飄落的枯葉,總會掉在樹木根部。

天朝的楚家,原本在楚揚父親的那一代雖然已經是富甲一方了,但是成為了天朝首富卻是在楚揚的這一代。而到了楚驚云的手中,卻因為他那高高在上的權力而是的楚家的地位與生意在天朝開始了飛速發展!

畢竟,在天朝有哪一個官員膽敢招惹楚驚云呢?

曾經就有一個不知死活的縣官,就是因為暗中扣下了楚家的一批貨物,最后落得一個抄家滅族的下場。雖然并沒有明說,但是誰也知道,那到底什么人在報復。

而楚家,在蘇州城之中雖然安了家,但是蘇州南邊數百里的一個小鎮卻是楚揚他們的老家!楚揚的父親死后,他的靈骨也被帶回了老家去。

而楚揚死后,身為兒子的楚驚云自然無法推卸這個責任。

但是現在離連云港的武林大會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要是再拖下去,他們就算最后趕到連云港也遲了!于是,楚驚云只好讓其他人先行出發。

自己的姐姐,二娘,還有妹妹也不可能留在蘇州了。他決定將她們一定帶行京城去。

而同行的,自然是他的未婚妻東方雨婷,還有岳母東方夫人,以及心懷鬼胎的東方劍。

不過是他們先行。楚驚云自己則是跟母親兩人將父親的骨灰送回老家去。

當聽到兒子的這一個決定的時候,寧楚涵心中卻竟然糊里糊涂地答應了。也不知道是處于私心還是為了什么,她的心中卻忽然有一種期待。

一列車隊從蘇州出發,向著南面偏僻的小鎮緩緩走去。

夕陽的余輝照耀在這一片土地之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寧紫韻在楚驚云的要求之下,帶著一眾人也卡是向連云港出發了!同性的還有他帶回來的那一支精銳軍隊。

當太陽消失在地平線之上的時候,寧紫韻的放心卻忽然警惕了起來!

“怎么了?”

身邊的東方夫人連忙擺出了一副戰斗的姿態。雖然沒有什么異樣,但是敏感的她卻總覺得周圍的氣氛有點兒壓抑!

寧紫韻屏氣凝神,目光注視著前方的一片樹林,手中握住了腰間的長劍,“來了!”

在這一刻,寧紫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到心驚肉跳。

因為,來人的武功竟然讓她感到了強大無比的壓力!

這一種威勢,她也只有在自己的師父深桑才體會過!

“難道?”

一想到了那些隱藏在暗處的老怪物,寧紫韻心中忽然大驚!

“哈哈!小娃娃,讓楚驚云那小子滾出來!”

人未到,但是聲卻至!周圍扥些人只感覺到自己跌耳膜在一陣陣發痛!周圍的士兵也是渾身都在顫抖。

身為軍隊之中的精銳,他們即使不是武學高手,也會一點點的內力。但是此時卻竟然在這一聲嚎叫之后感覺到了暈眩!

不單單是軍隊,那些不會武功的人也是感到渾身都有一種被撕裂的感覺。

“你是誰?”

現場之中,就屬寧紫韻安然無恙了!

“咦,你這個女娃娃不簡單啊!”

那個聲音的主人忽然露出了一個驚訝的神色。隨即,他卻忽然笑道:“難怪!原來是清心閣的弟子!”

說到清心閣,這個神秘人的語氣之中忽然多了一絲尊敬。

“前輩是誰?”

寧紫韻雙目之中忽然閃過了一絲擔憂,還有一絲驚喜。“難道前輩認識我清心閣的人?”

“呵呵,小娃娃不必說了,讓楚驚云滾出來吧!”

這個老頭子的語氣雖然依然強硬,但是卻多了意思請求的味道。

很明顯是對于清心閣的畏忌。畢竟那個女人可是清心閣現任的閣主!

“如果我說不可能呢!”

寧紫韻橫眉一挑,手握著長劍橫在了身前,做好了隨時戰斗的準備!

而那個聲音則是微微有點慍色:“我承認,小娃娃你的武功已經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了!可是跟我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你現在讓楚驚云出來,我可以不傷害你們每一個人!”

“想要見他,先從我的劍下闖過去吧!”

寧紫韻手掌中的長劍寧空一揮,隨即輕輕旋轉一挽,劍尖字半空之中畫了一個十分神奇的弧度,最后直指聲音發出的地方。

只是,那個聲音的主人卻忽然嘆息道:“你的心,似乎已經出賣了你!看來,楚驚云是不在這里呢!”

很奇怪,他是怎么看出來的呢?

“走了?”

寧紫韻依然警惕的看著周圍,最后確定那一種壓迫感已經消失了之后,她才呼了一口氣!當她達到現在的這個境界之后,幾乎從來未曾遇到過對手!就算是楚驚云,如果跟她堂堂正正較量的話,也不一定會贏得了她!

但是現在,那個人居然光憑氣勢就已經讓她輸得一敗涂地了!

差距!那差距真的讓寧紫韻感到心悝!

“怎么會這樣呢?”

她緩緩收起了長劍,心中卻在為楚驚云擔憂起來,那個人明顯是想要對付楚驚云的,不然也不會用那樣的語氣了!

而身為清心閣閣主的親傳弟子,寧紫韻多少知道了一些別人所不知道的秘辛!

看來,是楚驚云引起的轟動太大了,以至于讓這些老怪物也不得不出來了!而且,他們的目標……很有可能是想要抹殺楚驚云!

此時,她卻竟然為楚驚云擔憂了起來!

“心劫?”

寧紫韻心中呢喃道,但是那一種發自于自己芳心深處的關切卻是那樣的真實,那樣的讓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強烈!

為什么會這樣呢?

真的是因為自己的心劫嗎?

亦或是其他的原因?

寧紫韻真的不知道!現在她真的很想要馬上趕到楚驚云的身邊去。但是她卻又不得不留在這里,因為這些人之中,很多都是他的女人呢!而且,寧紫韻也相信,楚驚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會被干掉的人!

“困了嗎?”

對于越來越逼近的危機,楚驚云卻渾然不知。此時他正坐在豪華的馬車之中,身邊是一個正襟危坐的美婦。

“很晚了,今天都趕到這里吧,先扎營休息吧!明早我們繼續趕路!”

楚驚云聲音極盡溫柔,仿佛是害怕驚嚇到身邊的這一個一只沉默著的美艷貴婦一般!

“嗯。”

寧楚涵一直低著頭,此時聽到楚驚云的話,也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語氣之中充滿著一種矛盾還有一種悲然。

“都停下來休息一下吧!”

楚驚云忽然將頭伸出窗外對周圍的那些下人吩咐道:“今晚就在這里扎營休息。負責膳食的人,準備一下夜宵吧,大家也累了!”

“累了嗎?”

楚驚云忽然著想了身邊坐著的這個美婦人。

寧楚涵抬頭看著近在眼前的楚驚云,心中忽然一凜,一陣陣異樣感隨即消逝。“有一點吧。”

不知道為什么,此時她好像并不愿意跟楚驚云說話一般。一路上,她也是極少開口說話。

楚驚云其實也知道一些原因。

畢竟,自己的父親的骨灰可就在車廂之中。

只是,看著眼前的這個原本應該是美艷幸福的俏婦卻一臉愁容,他心中只覺得一陣陣刺痛。他很想要將她擁進自己的懷中,緊緊地抱著她好好地疼惜。

“你先休息吧,不用管我!”

寧楚涵輕輕地搖了搖頭,纖纖玉手輕輕地撩起了馬車窗口的簾幕,望向了繁星點點的天空。

此時天空之中并沒有明亮的月光,密密擠擠的點點繁星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楚驚云沒有看天空,他不知道今天晚上天上是否有星星,但是他卻從眼前這個美婦的眼眸之中,看到了兩顆最明亮的星星!

“你靠一下吧!”

楚驚云忽然挨著寧楚涵坐了下來,拍了拍自己跌肩膀,目光落在她的俏臉之上的時候,心中的邪念一下子開始了瘋狂的飆升!

他不知道為什么,每當自己跟她接觸的時候,那種邪意淫念便會好像變得不受控制了一般。

“撲哧!”

一直沒有怎么說話的寧楚涵忽然露出了嬌媚的笑意,她的目光在身邊楚驚云的臉上掃過,最后卻竟然是慢慢地向著他靠過去,那豐盈依舊的身體輕輕的依偎在楚驚云的身上。

沒有言語。

他們都不愿意打破這難得的溫馨。

即使是短暫的,寧楚涵心中也十分珍惜。

車廂之外,依舊是繁星點點,陣陣清風從車窗之外吹進來,清涼的感覺讓他們倍感舒適!而且,兩人相偎相依的感覺,幸福而甜蜜。

或許,他們在這一刻都忘記了自己兩人的身份了。

也或許,他們都愿意時間在這一刻永遠停留住!

“我有點冷。”

不知為什么,原本閉幕靠在楚驚云肩膀上的寧楚涵忽然說出了這么一句。她那豐腴的成熟胴體望著他的懷里縮了縮,似乎想要從男人的身上索取更多的溫暖。

“我抱抱?”

楚驚云的心竟然沒由來的開始劇烈加速。他顫抖著的手臂輕輕地抬起來,甚至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嗯。”

寧楚涵的雙眼微微閉著,并沒有睜開,只是她卻仿佛好像是一只小貓咪般十分享受的依靠在楚驚云的懷中。

楚驚云的手掌輕輕地搭在了身邊靠著的這個美婦的肩膀之上,微微握住,將她的身體,擁入自己的懷中,另一只手則是從她的深淺伸過去,摟住了她一手盈握的腰肢。

撲通,撲通……

兩人的心跳,竟然開始了融合在一起。

“還冷嗎?”

楚驚云抱著她,頭枕在她的肩膀上,嘴巴卻故意對著她而耳朵吹了一口氣。

“嚶嚀。”

寧楚涵縮了縮身體,雙手卻本能地抓住了楚驚云的衣襟,胸前的一雙飽滿傲挺的雪乳卻已經被男人的胸膛擠壓得有點扁扁平平的了。陣陣觸電般的酥麻感從酥胸之上傳來。

寧楚涵微微抬起頭來,看著楚驚云的那雙充滿著邪意的眼眸,她輕輕地搖了搖頭,但是接著又馬上點了點頭。

“那現在呢?”

楚驚云忽然將寧楚涵攔腰抱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雙手固定著她的小蠻腰。而寧楚涵的雙手卻不得不環住他的脖子,不讓自己的身體失去平衡!

“你干什么呢!”

寧楚涵忽然感覺到了一陣心慌。這樣跟他親密接觸讓她打從心底里升起了一股渴望。

這些年來,她那空虛寂寞地身體,也在不知不覺之間被點燃了那潛藏著壓抑著的欲望!一點點的壯大,直到了足夠撼動她的芳心,沖擊她的理智!

寧楚涵想要逃避,但是卻又十分期待著這一種充滿著刺激禁忌的接觸!只是在刺激之下, 沉重的壓力也是像一座大山般壓在了她的心口之上,讓她不敢亂來。

“楚驚云!”

雙臂抱住了男人的脖子,身體坐在男人的大腿之上,寧楚涵只覺得自己的屁股下面有一根十分灼熱堅硬的異物頂住了自己的股溝,她直視著這個男人,直呼他的全名。

只是,楚驚云雙手固定著她的腰肢,目光仿佛要看透她的內心似的,一動不動地對上了她的眼神。

兩人的身體不約而同地微微顫抖了一下。

“我……有點怕!”

寧楚涵忽然將自己的身體縮進了楚驚云的懷中,雙手更加用力地抱住了他的脖子,胸前充滿著彈性的雪乳被她時不時的摩擦在楚驚云的胸膛之上,充滿著肉感的滿曼妙胴體更是讓男人愛不釋手!

楚驚云甚至騰出了一只手,輕輕地撫摸在坐在自己地大腿之上的這個美婦的玉腿,感受著她裙擺下的那雙修長健美的大腿。她的肌膚很有彈性,雙腿更是曲線纖柔。

“喔……”

被男人那十分灼熱的手掌撫摸著,寧楚涵只覺得渾身如遭電擊一般。她的雙臂越來越用力地環住楚驚云的脖子,臉上更是微微泛起了兩朵嬌艷的紅暈。

擁抱著這樣的一個成熟美艷的尤物,楚驚云的心跳一直都是高速活動著,到這一刻,他都有點不敢置信!這樣如夢似幻的感覺,自己真的是擁抱著這個美艷俏婦嗎?

只是,但楚驚云的魔爪想要更進一步的時候,原本已經有點迷離的寧楚涵忽然亞下子拍落他的手背。

“我、我出去走一走。你放開我吧!”

寧楚涵做了一個深呼吸,臉上火辣辣的一片,雙手輕輕地推拒著楚驚云的胸膛,高挺的雪峰因為她呼吸急促的關系而上下起伏著。

“嗯。”

楚驚云并沒有可以不讓她離開。

只是,當寧楚涵離開楚驚云的懷抱之時,她卻感覺到了一陣陣失落。芳心之中總感覺好像少了一點什么似的。

輕輕地推開車廂的門,寧楚涵走了出去。

在她身后,楚驚云的一雙眼睛之中充滿著濃濃的占有欲!

在楚驚云的心中,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力量能夠阻礙自己去追尋幸福了!就算是天神阻擋在面前,他也義無反顧的選擇當一個屠神者!

只是,他卻不愿意強來。

“我要……一點一點地……征服你!”

他心中在暗暗發誓,目光落在了眼前輕輕走著的那一個高挑美婦的倩影之上。

而此時寧楚涵只覺得自己的背后產來了一陣陣強烈的灼熱感。

不用回頭她便已經知道了身后那個男人的目光了。

“冤孽。”

寧楚涵心中充滿著矛盾的說道,但是她卻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辦才好?

是離開?

還是留著?

她不知道。如果要她離開的話,她一定不會習慣沒有那個男人在身邊的日子。但是如果選擇留下,寧楚涵甚至毫不懷疑,自己遲早有一點會心甘情愿地為他打開雙腿迎接他的入侵!

這也是讓她感到了痛苦萬分的。

真的很矛盾!

她迷惘了!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做才好。

“聽自己在心里的聲音,然后勇敢去做!”

寧楚涵心中忽然這樣對自己說道。

只是,她心里的聲音究竟想要做什么?想要說什么?

寧楚涵走到了一個大樹底下,背靠著樹干,抬頭看著天空出神。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之間她那絕美嬌柔的臉蛋之上,忽然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似乎,想到了什么高興甜蜜的事情了呢?

忽然,一只拿著一條香噴噴的烤魚遞到了她的面前。

楚驚云一手拿著另一條,一口咬了下去,咧嘴笑道:“餓了么?遲一點吧,我親自烤的。”

“嗯。”

寧楚涵從他的手中接過了烤魚,小小的咬了一口,臉上忽然綻放出了陽光板的笑容:“好吃!”

小小的兩個酒窩看起來可愛迷人,再配合上她那一身成熟少婦的誘人氣質,簡直是男人的克星!

“坐下來吧!”

楚驚云將自己的外衣脫下,鋪在一塊大巖石之上。

“好吃就多吃一點!”

楚驚云此時聽了下來,呆呆地看著身邊的這個美艷少婦吃著東西時的樣子。那整齊雪白的編貝皓齒微微張開,露出了檀口之中的小紅鯉。

“看什么呢!”

寧楚涵嘟著小嘴,纖手在他的頭上敲了一下。

“看你啊!”

楚驚云一時心直口快便說了出來,目光卻依然是癡癡呆呆的看著寧楚涵那絕美的月容。

說真的,寧楚涵的這一張臉蛋真的是天衣無縫!

點染曲眉,恍若遠處春山般彎彎而起。那星眸微嗔的一顆更是風情萬種。

端莊的發髻將她的玉頸也露了出來,充滿著貴氣,充滿著成熟端莊的氣質,讓男人為之而神魂顛倒!而且,她的一顰一笑,皇甫充滿著無窮的魅力般好看迷人。

這么近距離的靠著寧楚涵,楚驚云聞到了一陣陣蘭熏桂馥的少婦體香。幽韻撩人的幽香深深地刺激著他的理智。

肩若削成,婀娜小蠻,纖纖素手,凌波玉足!

這一切簡直都是完美的化身!

“好美!”

楚驚云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艷的感覺,目光呆呆的停留在寧楚涵的臉蛋之上舍不得離開。

婷婷玉立的身姿嬌嫩豐盈,濃淡適中,修短合度。

“我……可以再抱你一下嗎?”

楚驚云的喉嚨沙啞的問道。

聞言,寧楚涵臉上的紅霞更加嬌艷。她那一雙流盼清眸此時含情凝睇,望著身邊這一張刀砍斧削的俊臉。

只是,她卻并不說話。她不說反對,但也不說同意。

不過她的目光卻又有點矛盾的移開,不敢再跟楚驚云的那雙眼眸對視了。那一刻封閉了多年的芳心開始了新一輪的加速跳動。

“砰砰、砰砰!”

“可以嗎?”

楚驚云不死心的繼續問道,此時他的身體已經靠著寧楚涵的粉背了!只要他張開雙臂,此時便是溫香軟玉馬上入懷了!

不過楚驚云卻偏偏要聽到寧楚涵親口答應。他要一點一點的進攻,他要一點一點那的攻陷她的芳心,他要一點一點地擊敗她心中的那一道防線!

“如果我說不,你是不是會對我強來?”

寧楚涵忽然問道。

“不會。”

楚驚云的回答很干脆。

而寧楚涵則是微微轉過身去,聲音卻細若蚊蠅:“不行,那些……下人會看見的。”

“他們看不到的!”

楚驚云忽然笑了,“這里的光線不是很好,而且隔了那么遠,誰可以看得到這邊來了呢!”

寧楚涵好像是想要確定楚驚云所說的話的真偽,她扭過頭去,卻只看到黑漆漆的一片,真的看不到有半個人影!

其實,楚驚云在走過來的時候早已經吩咐他們離得遠遠的去了。寧楚涵又怎么會看得到呢!

不過,沒有看到下人在,寧楚涵忽然嫣然笑道:“那如果我還是不愿意呢?”

“那我就等到你愿意的那一天為止!”

楚驚云的話極其煽情,尤其是對于處于朦朧掙扎之中的這個美婦人。

“那你就再等等吧!”

寧楚涵忽然別過頭去,就是不看楚驚云。只是,他卻聽得到,這個女人的一顆芳心已經亂了!

劇烈地心跳聲讓楚驚云心中感到了無比的刺激快意!

強烈的禁忌感港市讓楚驚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那我要等到什么時候?”

楚驚云忽然一把握住了她那柔若無骨的小手,輕輕地捏了一下,接著說道:“就一下?怎么樣?就讓我抱一下!”

“剛剛在車廂里你不是已經抱過了嗎?”

寧楚涵忽然扭過身來,一雙急劇起伏的乳峰上下跳動著,不斷地刺激著楚驚云!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