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078章 紅杏嬌媚
楚驚云雙手在用力的揉搓著一對飽滿的玉兔,他的臉從后面貼了上去,一口含住了美人兒的耳垂。在春藥以及楚驚云的雙重刺激之下,葉秀云那仙境之中已經是潺潺流水了,小嘴里不斷的發出哼哼的春呻慢吟!

可是,她的一雙明亮的餓大眼睛依然亮如星星,無助而又悲憤的流著傷心的淚水。她為自己的身體做出這種行為而哭泣,更為自己被一個陌生男人所侵犯而悲凄!

楚驚云不知何時已經將她壓在身下肆意撫弄,一雙魔爪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探索著,不時用力一捏!

“嗯……嗯……”

她的雙手環上了楚驚云的頸項,整個臉頰緋紅如火,而且漸漸地露出愉悅的神情,甚至連自己身上的男人向她的朱唇親了過去她都不閃不躲,反而迎了上來。雖然她的身體早已陷入情欲之中而沒有任何反抗,可是她的意識卻是那么的清醒!

當她看到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之時,她竟然被那一雙噬血的魔瞳嚇著了,一時之間竟然愣在那里。而恰恰就在這時,楚驚云已經解除了自己身上的障礙之物以及脫下了她的褻褲了!

楚驚云壓到她那誘人的胴體之上,分開她的雙腿別在腰間,挺起火熱的武器就要破門而入!

“不要!快……住手!”

可是,當她說這話的時候,堅硬的長槍已經作出了破城的攻擊,巨大武器破開了守護城池的大門,一路揮軍直下!

葉秀云痛苦地低吟一聲,掙扎著想要擺脫身上的男人。 可是,她自己的雙手卻是與她的身體行動不相協調,依然死死地抱住楚驚云!

一時之間,涓涓溪流的柔和水聲響了起來,身體與身體的撞擊聲此起彼伏。葉秀云的喘息隨著她身上男人的動作而粗重起來,櫻桃小嘴里發出了斷斷續續的嬌吟∶“嗯……啊……”

而她的身體因為承受著猛烈的沖刺而使得兩個白嫩鼓漲的乳峰上下左右地輕輕抖動著!

楚驚云的魔爪侵虐著她的雪峰,時輕時重地撫摸。每當他一觸碰到兩個尖挺在高聳雪峰之上的花蕾時,葉秀云的嬌呼聲就變得更加地高昂,她的雙手緊緊地抱住楚驚云的虎背,盤曲雙腿夾住楚驚云,微微地挺起腰肢與屁股迎合著他的動作!

只是,葉秀云那雙緊閉著的眼睛卻在告訴別人,這不是她的本意!可是,她自己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楚驚云在成熟美艷、性感迷人的美婦那嬌嫩的圣道之中瘋狂地進出著,濺起了朵朵液花!他的每一下都真抵她成熟玉體的最深處!重重地頂撞在嬌嫩的花心之上!

饒是葉秀云這個經歷過魚水之歡的成熟美婦人也承受不住這樣的狂風暴雨摧殘撞擊,他螓首左右暴擺動,秀發飛揚,顯得狂野無比!

強烈銷魂快感讓她完全迷失于在男女情欲交歡的欲海之中,忘乎所以,動情的呻吟:“啊……美死了”激情地迎合著男人的頂刺抽插,那陣陣的快感讓她不住地嬌啼婉轉。

“啊……好舒服……噢……”

在葉秀云那銷魂的呻吟聲之下,楚驚云伸出雙手緊緊地摟住她那嬌軟光滑的纖纖柳腰,把雪白光滑的粉跨緊緊拉向自己的下體的巨龍,灼熱而堅硬的神龍深深地頂進那嬌嫩緊狹圣道之中,瘋狂地沖刺撞擊起來!

楚驚云開始了最瘋狂地沖刺!

他一邊快速抽插著,在她那高潮的洪水之中勢如破竹,并伸出雙手握住她晃動不已的雙峰,盡情地揉搓撫捏!

“哦……好人……嗯……頂到啦……啊啊……啊……你……嗯你輕一點啦……嗯……”

耳邊聽著無比銷魂的呻吟聲,楚驚云卻俯身一口吻住了身下婉轉承歡的美少婦的小嘴,伸出舌頭輕輕地頂開了她的玉牙,舌尖在她的檀口之中貪婪的搜刮著內里的甘美津液!

“嗯……”

蜜穴之中隨著男人那肉棒頻頻進出而傳來陣陣銷魂的快感,使得葉秀云情不自禁的嬌吟著,雙臂抱住了楚驚云的頭部將他按在自己的胸前!

“嗯……好大……嗯……啊……”

在男人的強力抽查撞擊之下,葉秀云水汪汪地大眼睛似開半閉,芊芊玉手抓住了楚驚云的雙臂,忘情的呻吟道:“你……你要輕一點……你的……很大……啊……啊……”

楚驚云卻是不管不顧,雙手環住了美婦的腰肢,腰身用力地向前突進!在愛液滋潤之下,美婦那甬道之上暢通無阻,巨大的列車響起了加速的號角,一路直沖挺刺!

“喔——”

葉秀云情不自禁的嬌哼一聲,翹臀微微聳動起來,迎合著楚驚云的抽動。

這一對那女就這樣的配合著,一個聳動著,一個挺動著!

但見楚驚云胯下的火龍粗壯強大,頻頻擠開了身下美婦的蜜穴!

而在兩人的結合之處們竟然有點點落紅!

突然,葉秀云雙手一下子摟住了楚驚云的頸項,瘋狂的親吻著他的俊臉,然后吻住了他的嘴巴,丁香小舌極其生疏地伸了出來,交纏著楚驚云的舌頭,吸吮著他的舌尖,胸前的一對雄偉雪峰更是因為他們的身體緊密接觸而緊緊的擠在男人的胸膛之,反應過來的楚驚云開始奪回了他的主動權,雙手撫摩她的長長的秀發,撫摩她粉嫩的后背!

葉秀云的呼吸變的更加急促了。兩人的身體你來我往,我往你來,一上一下地撞擊迎合著,就像一對戀奸情熱的情侶般交纏在一起!

“啊!”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哦!”

這一對忘情叫喚的男女忽然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呼喊!

竟然雙雙達到了高潮!

在自己的分身噴發出灼熱的巖漿之后,楚驚云仿佛置身于一個黑暗的地方,那里沒有一絲的光亮!他只感覺到自己丹田之內的潛龍真勁依然在以旋渦的形式早運轉著,那一絲怪異的內力早就已經被消滅得干干凈凈了。可是,那一個個以潛龍真勁為動力的旋渦卻是在這個時候越轉越快!

就在楚驚云發泄出自己體內的元陽之時,《潛龍訣》卻又突然自行運轉,吸收著一對男女激情之后的能量產物,源源不斷的產生著新的內力而流進丹田之內!

得到能量補充之后,潛龍旋渦的轉速更加的猛烈了。

只聽“轟”的一聲,一個個旋渦好像突然爆炸一樣,強大的沖擊不斷侵襲著他的身上的穴道與經脈。難以忍受的痛苦讓楚驚云也失去了意識。

朦朧之中,楚驚云感覺到自己好象全身浸沒在溫暖的海水之中,舒適而寫意,而他的體內的720個穴道之中的108個要害穴道以及其中的36個死穴,這些數之不盡的穴道每一處神經上都有一個潛龍旋渦在旋轉著。

這些小循環在經脈的連接下形成了了個整體大循環!潛龍真勁每完成一個大循環之時都會增強一分!也就是說,他的體內無時無刻不在修煉著!

正在黑暗之中的楚驚云忽然發覺到有一絲絲的亮光刺激著自己的雙眼,使得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摸去。

“嗯?動不了?”

發覺到自己的身體好象被禁錮了一般,楚驚云的一雙眼珠在眼皮底下骨碌碌地轉動著,明顯已經醒來了。可是,在沒有適應自己這時的處境之前,他是不會貿然睜開眼睛的,這是武者所必須具備的!

大概過了一柱香的時間,楚驚云已經確定了自己被禁錮在一個大木桶之內時才猛然睜開雙眼。就憑這個木桶根本難不到他。可是,正當他要用力破開木桶之時,一個男聲慌忙叫住他道:“別!千萬別動啊!”

楚驚云望向聲源處,只見一個中年書生模樣的男人拿著一個小木盒走了進來,道:“恩公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已經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恩公?我什么時候變成你的恩公了?”

楚驚云一臉警惕地問道,不過當他打量這個中年人時卻并沒有感到有什么不妥之處,幾沒有感到殺機,又沒有感到殺氣。楚驚云反而從他的雙眼之中看到了一絲感激之情!

看到楚驚云有點疑惑,中年人道:“我叫王辰,可能恩公你并不認識我。但是你一定認識我的妻子,三天前要不是你救了她的話,那我真的會內疚一輩子的!請恩公在此受我一拜!”

說完,王辰當真是跪在楚驚云面前磕了了一個響頭!

“這是什么跟什么啊?”

楚驚云心道,“三天前我確實是從一個淫賊的手上救了一個美婦。只是,后來卻將她推倒在大床上,然后……”

想到這里,楚驚云的面色一白,自己好象是將人家給……怎么這個男人卻說自己救了他的妻子?

“你,可不可以叫你妻子過來一下,我有事情要問問她。”

“好的,恩公你稍等一下。”

中年人正要轉身就走卻又忽然停了下來,轉過身來,道:“我妻子說,當時恩公你在趕跑了那個淫賊之后便暈倒了。后來我幫你把過脈,卻發現你的內息十分強大卻又凌亂不堪,所以我擅作主張將你的身體浸沒在藥材之中。我想,現在你已經差不多痊愈了,但是為了保險你還是在木桶之中浸沒一天吧。你現在等等,我這就叫她來。”

聽完王辰的話,楚驚云心里一陣愕然,那女子沒有將自己強暴她的事告知她丈夫這一點楚驚云可以理解,畢竟在這個時代,女人失節可謂天大的事情!可是為什么她還告訴她丈夫說自己救了她?自己是救了她沒錯,可卻又害了她!

不過,話說回來,楚驚云現在的模樣還真是有點滑稽,他的身體從頭部以下全部浸沒在木桶之中,而木桶又用一塊圓圓的木版蓋住,只露出一個頭來,還真是有點像那些囚犯呢!

大約過了幾柱香的時間,楚驚云這才聽到了一陣腳步聲。抬頭一看,正是剛才的那個中年人王辰,而在她的身后,是一個成熟風韻的絕色美婦人!她的容顏楚驚云至今還清楚地記得!

那個夜晚,雖然說自己有點走火入魔的味道,但是,他的意識還是有點清醒的!這是這個成熟美人兒,那個晚上被自己壓在身下肆意憐愛,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

“你——”

楚驚云忽然發覺自己竟然說不出話來!

“恩公,來我給你介紹一下,她就是我的妻子,葉氏,葉秀云。那天真的很感謝你!”

王辰好象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妻子臉上那種無奈與憤恨的表情,他走到楚驚云面前,先是用三根手指探了探他脖子上的脈搏,而后道:“恩公的傷勢好象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等我上山再采一點山藥回來,大概明天中午才能回來。”

說著他轉頭對自己的妻子道:“恩公的飲食就擺脫你照顧一下,我先出門了。”

言罷,也不看妻子的臉色便急沖沖的走出去了。

房間之內,只剩下楚驚云以及葉秀云兩人尷尬地僵持著。

“那天晚上——”

楚驚云剛要說話卻突然被葉秀云打斷,只停她說道:“不要說了!我們就當那天晚上什么都沒有發生。我知道……我知道……你……那不是你本身的意思……”

說到最后,她竟然半跪在地上抽泣著。雖然她能夠理解楚驚云哪天晚上實在不是他自己的意識,那個光看他當時的雙眼就知道。可是,能理解并不代表就一定能夠接受!

畢竟,她也是一個女人,一個已經嫁作他人婦的女人!現在居然莫名其妙地失身于眼前的男人,這怎么可能個讓她接受的了呢!

“我——噗!”

楚驚云突然感到血氣攻心,張嘴便吐出一口血液來。

“啊!”

葉秀云頓時嚇了一跳,她還以為楚驚云的傷復發了,也顧不得傷心流淚了,她連忙站起來走到木桶邊上,道:“你怎么了?”

楚驚云望著她有點蒼白的俏臉,道:“沒事,只是心里覺得有點對不起你罷了。”

聞言,葉秀云的嬌軀猛然地打了一個哆嗦,她轉過身去,幽幽道:“其實你不用覺得內疚的,如果當晚不是你突然出現的話,我還是難免被糟蹋的命運!不過,糟蹋我的人卻換成是你罷了。”

“對不起!”

現在除了這一句話之外,楚驚云還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才好。

葉秀云搖了搖頭,道:“你再休息一下,我去做午飯了。”

看著那個曼妙絕倫,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充滿著成熟女人所特有的豐盈高雅之氣,楚驚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或者,自己應該……

過了大概有一個時辰,葉秀云方才端著一個盛著飯菜的盤子走了進來。

楚驚云這個時候才有機會欣賞起她的婀娜身段。身材不是很高,卻業不矮,很符合黃金比例,如果再穿上一對高跟鞋就更加完美了!她的身上該凸的凸,該凹的凹,錯落有致,豐盈而柔美,充滿了成熟女性的芳香。

楚驚云看著她將盤子端到自己的面前,苦笑道:“你這樣讓我怎么吃?”

葉秀云看了看楚驚云,覺得他現在的樣子十分的好笑,就好象被困在豬籠里面等待被宰的肥豬一般。想到此處,她不禁“撲哧”一聲掩嘴嬌笑。

美人嫣然一笑,卻使得楚驚云心花怒放,不由得看癡了,他情不自禁地說道:“你笑的時候好美!”

“你——”

葉秀云看到楚驚云如此放肆地打量著自己,頓時有一種心慌的感覺。她馬上轉過身去,道:“你自己吃吧,我有事要去忙了。”

楚驚云連忙叫住她,道:“別走啊,你走了我怎么辦?難道要我像狗一樣吃飯?”

葉秀云輕碎道:“那是你活該!”

楚驚云聽了也不答話,卻是突然問道:“你還在恨我對不對?”

雖然她背著自己,但是楚驚云還是看到她的肩膀顫抖了一下。他又道:“如果你覺得不解恨的話,那你打我吧,拿起刀來砍我!”

葉秀云猛然回頭,道:“我打你又怎么樣!就算我殺了你還是改變不了事實!我告訴年,我就是恨你,我就是恨你,恨不得親手殺了你!”

言罷便轉身而去。

女人有時候真的很奇怪,她們會口不對心。可是,她們有時候又很瘋狂,可以為愛而死!

而感情,這也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友人說過,光明的盡頭就是黑暗,反之亦然!那么愛呢?愛的盡頭是不是恨?或許真的如此吧,愛的盡頭就是恨,那么恨的盡頭呢?這是一個很難懂的問題。

唉,默默地嘆了口氣,楚驚云一點食欲也沒有。他從木桶里走了出來,試著運行潛龍訣,卻發現,自己現在已經不需要自己運轉了,那些大大小小的潛龍旋渦無時無刻不在自行運轉,潛龍真勁也在無時無刻不在增強著。

穿起放在旁邊的衣服,楚驚云走出了房間。外面的空氣是那樣的清新,陽光明媚,小鳥歡歌。

走過葉秀云的房間之時,楚驚云聽到了里面傳來陣陣無助悲苦的痛苦聲!他的心不由一痛,就好像被人用針刺了一下心臟那么難受!

輕輕地推開門,卻見葉秀云伏在床邊上抱著枕頭痛哭著。她的粉背四那樣的苗條,雖然看不到她的雪峰,但是蜂腰肥臀卻也相當有吸引力!

不過,他現在沒有那樣的心情欣賞。默默地走到她的身邊,楚驚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么!這就好象搶了人家的珍寶卻來告訴人家不要傷心一樣。

“你進來干什么!你給我出去!”

葉秀云好像早就已經知道了楚驚云進來一般,她抓起那個陶瓷枕頭就往楚驚云身上扔!

只聽“嘭”的一聲,整個枕頭碎成了無數的碎片掉落在地上。而楚驚云的額頭上卻留下了一個滲著血絲的傷口。那傷口卻在變異的潛龍真勁作用之下竟然慢慢地愈合!不過,那些血絲卻還在。

葉秀云被自己的舉動嚇了一跳,當她看到楚驚云的額頭正冒著血絲心里不由一驚,仿佛將要失去了什么似的,她馬上走倒他面前,卷起自己的衣袖就幫他試搽傷口。

看著她洋臉著急的模樣,楚驚云有一種想要笑出來的沖動。可是看著她細心地為自己試擦著傷口,他又覺得心里暖滋滋的,就好像自己面前這個人是關心自己的妻子一般!

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變得有點癡呆,只是站在那里看著她溫柔而又細心地關心著自己,傻傻地笑著!

有時候,女人的第一個男人往往會被她有意無意地藏在自己的心底!只是,楚驚云是她的第一個女人嗎?

想到那一夜,自己的落紅,葉秀云心中更是變得矛盾起來!

落紅!難道已經是有夫之婦的她還依然是處子之身?

看到楚驚云傷口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平靜下來的葉秀云卻忽然覺得自己現在的姿勢有點曖昧!她幾乎是上身靠在了楚驚云的胸膛上,一只玉手抓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卻是放在他的額頭上!

“啊——”

葉秀云馬上推開楚驚云!

“我……你……”

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想要說些什么,索性跑出房間,留下楚驚云一人看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或許是自己傷害得她太深了吧?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楚驚云忽然聽到了一聲驚呼,那是葉秀云的聲音!楚驚云條件反射地警惕起來,并火速的沖出房間。

卻見葉秀云倒在地上,一雙小手按住自己的腳裸處,而她的身邊卻是倒了一個小木桶,顯然是剛剛打水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吧!

楚驚云二話不說,三不并作兩步走到她的身邊,也不顧她的反應如何便彎腰將她抱了起來往她的房間走去。

“你要干什么!快點放開我!”

葉秀云一雙小手推拒著楚驚云的胸膛,可是楚驚云卻不為所動,依然我行我素地抱著她。

葉秀云大概覺得自己掙脫不了吧,索性也不掙扎,只是,她好像是在發泄般揮起小拳頭不停地捶打著他的胸膛,仿佛這樣自己心中的憤恨就能夠減少一般。

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她似乎越打越起勁,一雙粉拳就好像是在擂鼓一般上下敲打!

過了好一會兒,似乎是累了,她便停了下來,但是她的雙手卻緊緊的抓住楚驚云的衣襟,媚眼緊鎖,小嘴閉合。十足一個在生悶氣的小姑娘,倒是有幾分可愛。

楚驚云溫柔地將她放在床上,道:“傷到哪里了?讓我看看。”

“不要!”

葉秀云雙手按在自己的玉足上,就是不讓楚驚云碰上一下。

無奈之下,楚驚云只好問道:“你這里有沒有鐵打酒?”

葉秀云瞟衣柜角落邊一眼,卻是別過頭去,道:“不要你管!”

楚驚云順著她的目光,果然發現有鐵打酒在,他取了過來,坐在床上,也不再跟她說話,而是抓住她的小腿。

“啊!痛!你放手……輕點啦!”

“現在覺得怎么樣?”

楚驚云混著酒藥,一邊用自己的潛龍真勁打通她肌肉里面的淤血。

“好了,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嗯?”

看著倒在床上睡著了的美人,楚驚云心里竟然生不出一絲欲火,盡管她的睡姿是那么美。

唉,再次嘆了嘆氣,楚驚云走出了門外的走廊上,倚在一根柱子,靜靜地坐著,坐著。天地之間好象一切都跟自己自己沒有關系一般,他像一只快樂的小鳥,在天邊自由自在地飛翔;他又好像一條小溪里的魚,每天都在水里優哉游哉的游來游去。

天地不仁,以萬勿為芻狗!即使人的力量如何強大,他都不能離開大自然而生存著!人活著是為了什么?或金錢,或地位,或權力……

“吾身之渺小,如滄海之一粟,容吾身于滄海,則方寸之胸襟,同滄海而無涯;吾生之短暫,如天地之一隙,容吾生于天地,則有限之生命,比天地之無限!”

或許,自己只是這個世界上十分渺小的一個人而已,可是這又有誰能夠知道呢!

忽然之間,楚驚云好象相通了很多事情,有一種矛塞頓開的感覺,就這是叫——頓悟!

望向天際,太陽的余輝也逐漸消失在天地之間,原來自己已經不知不覺中坐了一個下午了。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不是還有明天嗎?”

葉秀云的話語在身后響起,她的聲音很好聽,如涓涓溪流般清脆,猶如畫眉鳥般悅耳。楚驚云他沒有回頭,而是道:“你的傷好了嗎?”

葉秀云離著楚驚云數米的地方坐了下來,道:“你好象很會吟詩呢?再吟幾句來聽聽嘛!”

聽了她的話,楚驚云有一種想哭的沖動,前世網絡里面流傳這么一句:淫一手好濕容易,淫一輩子好濕就難了。想著想著,楚驚云竟然失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么?”

楚驚云毫不容易停止傻笑,道:“要是淫濕還是要你來幫忙啊!”

葉秀云不解地問道:“為什么?”

楚驚云搖頭,又唱道:“美人卷珠簾,深坐顰娥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葉秀云瞪了他一眼,卻在默默反復的品味著楚驚云的詩句。

“你看,星星都已經出來了呢!”

楚驚云忽然指著天邊出現的第一顆星星道,他忽然想起了前世一首叫《黃昏曉》的歌,雖然他不記得歌詞了,但是曲調還是有一點印象的,想著,他便拿出了長簫吹了起來。

一曲終罷,沒有掌聲,沒有尖叫聲,只有兩個人的心跳聲。一時之間,他們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天上的繁星!

微風吹拂,深秋的夜晚有點寒冷,葉秀云打了個寒戰,但是倔強的她并沒有離開的意思。

如果這時有人在她們身后的話那一定可以看得出來,楚驚云的身體竟然慢慢地向著葉秀云靠近!但是,他雙手枕在腦后,而雙腳更是交纏在一起,他的身體卻偏偏會移動!

葉秀云有點受不了而打了個噴嚏,她雙手抱在一起,身體縮了縮,這時,后面忽然多了一件衣服,卻是楚驚云已經坐到了她的身邊。

不知道為什么,葉秀云忽然覺得心里暖暖的,就好象被人抱在懷里細心溫柔地呵護著。

“嗯?怎么自己真的舊的好象被人抱著一樣呢?”

葉秀云疑惑地動了動身體,卻發現——自己真的被人從后面抱住了!

“快點放開我!”

“不放!”

楚驚云反而緊了緊自己的手臂,更加用力地抱著她。只是,他的雙手也只敢放在她的柳腰之上而不敢亂動。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