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仙俠武俠 > 御心香帥最新章節 > 第076章 神秘美女
星沉月落衣聞香,素手出鋒芒,前緣再續新曲,心有意,愛無傷, 江湖遠,碧空長,路茫茫,多感情懷,閑愁滋味, 無限思量!

楚驚云獨自一人騎著馬走在那人煙稀少的官道之上,天空中不時傳來燕子歸來的驚鳴聲。一晃眼就已經是春天,時間過得還這是快。來到這里已經有十九年了!

當日辭別了師娘之后,楚驚云決定自己先回蘇州一趟!因為,他總感覺到自己好像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一般!那一個將自己父親抓走的勢力到底是哪一方面的,他一點也不知道!

而沈雪柔、楊玉蘭等人,則是連同天圣門的弟子一同回去天圣山了!至于楚驚云的便宜師父楊風,他卻忽然有事離開了,也沒有告訴他們去哪里!

不過,楚驚云對此卻并不關心!因為,他決定了,等到自己下次到天圣山之日,那邊是楊風身敗名裂,身首異處之時!

正在走著的楚驚云見到路邊有條小河便以為停下來休息一下的。可是,當他從馬匹上下來之時,原本有點懶散的眼睛在頃刻之間變得冷歷無比,目光死死地盯著不遠處的幾棵大樹。

楚驚云向著那邊走了幾步,突然停下來,笑道:“那邊的幾只小老鼠,識相的就給本大爺滾出來,要不你家爺爺定要你們變成無尾小白老鼠!”

楚驚云話音剛落,不遠處便傳來了幾聲沉悶的掌聲。“想不到閣下如此機警,看來我們要正面好好招待招待一翻了。”

大樹之后,走出了七八名持刀之人,他們臉目猙獰,嘴角邊上掛著淡淡的狠勁,似乎只要有什么動靜便會大打出手!

他們領頭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獨眼人,只見他向著楚驚云走了去,就在離他五丈的時候停了下來,他一邊向手下揮手一邊對楚驚云道:“不知閣下何許人,竟然獨自一人行走,不怕被強盜盯上嗎?”

楚驚云渾然不懼,道:“怕,怎么不怕呢?不過,我害怕又能如何?難道哦害怕了那些強盜就會放過我了嗎?只怕未必吧,這位強盜先生!”

獨眼人卻是不以為然,道:“剛才聽閣下語氣好像大為不善,不知鄙人有什么得罪之處,望請指出。”

楚驚云道:“錯就錯在你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找上我!”

話音剛落,楚驚云突然發難,對著獨眼人揮拳就是一擊。不過,對方顯然就不是易與之輩,長期過著茹毛飲血的強盜生活又怎么會這么大意呢!

只見獨眼人單腳一側,他的身體邊隨之而傾斜,待楚驚云的拳頭落空之時,他竟然猛然出腿,后發而先至,快速的踢向楚驚云的小腹處。

顯然,楚驚云也是一只老狐貍。他不閃也不躲,卻是手肘狠狠的向下一頂,時間力度拿捏得恰倒好處,堪堪擊在獨眼人的腳裸之上,將其重擊的力度盡數化去。

旁邊的強盜見到自己的首領已經出手了便也是舉刀大喝,沖向二人。

而就在這時,響起了一聲輕喝聲:“小賊休得傷人!”

未見其人而先聞其聲,果真是婉轉動聽,讓人如沐春風,那聲音柔美卻暗含怒意!

眾位強盜愣了一下,可就是這么一瞬間,只見一道素白色的身影飄然而至,那速度與身法堪稱一流!素手無劍卻凌厲如風,只消一刻,那些強盜皆是被打了個四腳朝天,痛吟連連!

楚驚云跟獨眼人也停了下來望向那道麗影。她那晶瑩如玉,雪白得近乎透明的素手輕輕搖擺,精致的五官粉飾在一張傾城傾國的嬌靨之上,那種完美的契合度實在不是筆墨可以形容!

她的身材高挑,身體的各部位都堪稱完美,凸凹有致的玲瓏曲線盡顯眼前,豐胸肥臀,嬌美可人!胸前那薄薄的布料遮掩之下,一雙玉兔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渾圓的小臀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度,即使是穿著寬松的連體女裝卻依然線條凸現!

不過,如果她僅僅也只有這些有點的話楚驚云也不會那么驚訝了。美人之所以稱之為美人,除了她的身材跟容貌以外,更重要的是那種與之相匹配的氣質!如果一個美人沒有那種獨特的氣質,那么也只能算是一個庸俗的美麗女人而已!

可是這美人一身潔白羅裳無風而輕晃,烏黑的秀發平靜卻飄逸!白晰的俏臉之上透著一點點暈紅,卻又暗含怒氣,雖然沒有少婦特有的嫵媚妖艷,卻更加的清純圣潔,雙眼之間仿佛藏著一汪秋水,飄然欲仙如落神出水般圣潔高典雅卻又讓人心里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種不可高高在上而不可褻瀆之感!

那種超脫于塵世,游離于天地萬物的無欲無求讓人恨不得將頭上之發盡然剪去而臣服在她的腳下!

楚驚云看得暗暗心驚!這只是對方不經意之間所流露出來的冷艷氣質而已,這樣就幾乎讓人想要揮刀自宮的念頭。這女人——不簡單!

這是楚驚云的評價!

人生若只如初見,那一瞬,便是永遠!風華,從此定格于一瞬間!過目一眼,風采流連。只因,內蘊氣質的外顯,讓不由自主的風華,不表露,更流露!

心風雅,行風華!

毫不容易回過神來,獨眼人盯著他眼前的女子一動不動,雙眼之間似乎充滿著淫欲,只見他色迷迷地說道:“大美人兒,你不知道這里荒山野嶺很危險的嗎?來,過來哥哥這里。”

楚驚云一臉錯愕的看著那個表現十分不堪獨眼人的,心道:“為什么心里生出的是不可褻瀆之感,而那家伙卻是如此貪色呢?還有這個女子是誰?這氣質,這冷艷,會是誰呢?”

只見女子淡淡地說道:“滾吧!今日我放過你們,他日如若再讓我看見你們持刀行兇定不輕饒!”

顯然是聽到了很強大的笑話,那些倒下的山賊勉強地的站了起來,那名獨眼人道:“美人兒可不能太兇了哦!要不將來嫁不出去就麻煩了。不過不用怕,哥哥我收你做壓寨夫人好了。”

說完還淫笑一翻。

女子卻好象沒有聽到什么似的,平靜的說道:“不知廉恥!”

她的語氣依然是那么平淡,仿佛她眼前所有之物皆與她沒有任何關系。

白色的身影再次凌空而起!“啪啪啪”的巴掌聲連連響起,那些才剛剛站起來的強盜再次倒了下去,可是他們每個人都被打掉了幾顆門牙!楚驚云卻更加驚訝,他清楚的看見了那女子的手掌根本就沒有跟他們接觸!

好深厚的內力!

獨眼人吃力地站起來,惱羞成怒地大喝道:“兄弟們,跟我上,給我拿下這婆娘。你老大我吃肉少不了你們喝湯!”

可是,獨眼人只想要擒下那名女子卻忘了楚驚云的存在!

楚驚云也是想要拿人來排排心里的壓抑感,便隨手拿起一塊拳頭般大小的石頭便向著那獨眼人擲了過去!

只聽“啊!”

一聲痛苦聲音,那石塊卻是從他的大腿穿過,留下了一個血淋淋的傷口!

“滾!”

很明顯,比起哪個武功高強的白衣女子來說,那些人更加忌憚楚驚云。那些強盜扶起自己的首領慌忙逃竄而去,只是臨離開之時卻也不忘放下狠話:“小子,我們記住你了!以后定必取你性命!”

白衣女子并沒有理會那些強盜,而是走到楚驚云身邊,隱隱有種責怪的語氣道:“公子為何出手如此狠毒?如此一個活生生之人,他的大腿以后便被公子這么廢了。”

原本楚驚云還以為她會說出“你好厲害”之類的話,卻沒有向導是來教訓自己!不過聽到她的話楚驚云心中很是鄙視,傲然道:“對付強勢之人,只能夠做得比他們更為強勢,那樣他們才會害怕你!難道你們清心閣的前輩沒有教你這些大道理?”

那女子臉上表情一愣,她何嘗聽不出楚驚云的鄙視之意?不過,她也并不在意,而是有點驚奇地問道:“公子為何知道我是清心閣的人?”

楚驚云得意地笑道:“原來只是猜測,不過現在我已經知道了。想不到我竟然能夠見到清心閣的美人,實在是我楚驚云三生有幸!”

楚驚云雖然是這么說,但他的語氣完全沒有一點欣喜之意,反而隱隱有調侃的味道。

“你就是楚驚云?”

女人渾身一抖,目光死死地盯住了楚驚云的臉上!

在這一刻,楚驚云忽然有一種錯覺!他好像忽然覺得自己的母親就在眼前一般!可是她并不是自己的母親啊!為什么會產生這一種錯覺呢?

“不!不對!”

楚驚云心中一動,這一種來自于靈魂的共鳴不是錯覺!但是,仔細感受一下,那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雖然有點像母親,但是卻不是!

只是,楚驚云心中卻忽然產生了一種骨肉相連的感覺!

不過,心中的異樣他卻掩飾得很好,躬身笑道:“區區不才。”

眼前的這一個女人,不!準確來說,是一個婦人!

雖然她看起來只有二十五六歲,但是她那一身成熟的風韻氣質卻讓楚驚云一眼邊看穿了對方!

“這種感覺……難道她是自己母親的什么親人?”

而女人對于楚驚云心中的疑惑卻并不知道!只見她那絕美的容顏之上忽然露出了一絲嬌嗔的怒意:“昔日常聽人提起你,沒想到今日一見果然八九不離十!”

楚驚云好奇道:“哦?那不知道是說我什么壞話了呢?”

“你這怎么知道說你壞話呢?”

美少婦忽然掩嘴笑道笑道:“你這人心狠手辣,對待別人毫無情面可言。這果然不差!”

楚驚云嘴上說道:“我等鄙陋之人又怎么能跟你們這些清麗高雅的天道追求者比呢?”

只是,楚驚云的語氣頗為不善,甚至有點怒意。

清心閣,一個十分出名,但是又十分神秘的門派!沒有人知道她們在什么地方,只是知道她們門派只有幾個人!但是每一個人都是武功出眾!

而且,她們的弟子都是女人!

更重要的是,她們修煉的武功十分奇怪!會不自覺的讓周圍的人感到自卑與清淡,就好像被點化了一般!

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但是寧紫韻自持卻是馬上運起《清心訣》好不容易將內心深處的激動壓抑下去,寧紫韻有點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只覺得他長得也是風度翩翩,劍眉星眸。可是她實在不能理解對方的恨意何來,便道:“看來楚公子對我們頗有微詞,不知事出何因?”

“我看不慣你們,這一點這算不算?”

楚驚云心道,不過,除此之外楚驚云也甚是討厭那些和尚尼姑的偽君子!只聽他道:“你們口口聲聲說追求天道,那你們知道何為天?何為道?什么無欲無求!難道你們所追求的天道就不是欲,不是求?你們清心閣又有多少前輩能夠真正的得道成仙呢?依我看,那天道根本就是鏡中花水中月!純粹是子虛烏有,無稽之談!可笑你們卻還以此為榮!實在荒謬之極!”

“你——”

寧紫韻雖然很想反駁他,可是她根本找不出什么理由來,而且她不得不承認,楚驚云說的很有道理,雖然她不相信。

楚驚云見她一時語塞,便道:“你也不用說什么反駁我的話了,反正你們這些人也不會懂得什么是辨證唯物主義的了。我還有要事,就此告辭!”

寧紫韻看著楚驚云逐漸離開的背影,她喃喃道:“辨證唯物主義……”

她實在想不明白這個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是,她心里卻隱隱覺得他說得沒錯。可是,自己社么多年來追求的天道竟然被人說得那么一文不值,實在氣人!

寧紫韻她自己并不知道,楚驚云的出現已經在她的心底留下了一顆小小的種子了!

不過,她要是知道楚驚云此時在想些什么的話她一定會暴跳起來。楚驚云十分得意的暗道:“我的背影一定帥呆了!想不到我楚驚云也有王八之氣的一天!”

“楚驚云!楚驚云!他就是楚驚云!我的……”

看著楚驚云離開的背影,寧紫韻卻是一陣失神!她低聲呢喃著,心中卻是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一個夜晚!

“想不到,涵兒那丫頭都已經這么大了!”

寧紫韻苦笑著搖頭,“我也很久沒有見到她了!哎,真是天意!也不知道她們過得怎么樣了!”

不說一男一女在想些什么。卻說那些被楚驚云嚇跑的強盜,他們扶著受傷的老大回到山寨。不過,那里與其說是山寨還不如說是山屋更為適合。只見山腰之上筑起一間百來方的小木屋。

“大哥你怎么樣?流了好多血!”

“快,幫他止血再說!”……

一幫強盜忙得手忙腳亂,卻總算是將那獨眼人的傷口止住了。不過,獨眼人痛得幾乎是喊爹喊娘的,那個貫穿他身體的的傷口讓他失去了對那條腿的感知,就好象是被廢了一般。他狠狠地說道:“這個丑我一定要親手報回來!”

可是,一想到對方的實力,他的底氣就有點不足。不過,俗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大哥,我看是不是要將羅山村的兄弟叫回來,追上那賊子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獨眼人想了想,卻道:“不急,我們要先派人跟蹤他再說!”

“不,依我看還是追上去干掉他!”

這時,門外一聲嬌媚勾人的聲音突然響起:“怎么了?小獨眼子,有沒有膽量追殺他?”

只見一名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女子漫步而入,仿佛不把那些強盜放在眼內似的。

她身材姣好,曲線玲瓏,面容如沉魚落雁之容。

或許是經一事長一智,獨眼人十分警惕的問道:“你是什么人?”

“咯咯。”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那女子笑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按照我所說的話去做就成了!否則——”

說道此處,女子那雙眼睛仿佛帶著寒光般讓人心驚膽顫。

不過,作為一個大老爺,獨眼人卻不允許自己向一個女人屈服,他毅然道:“就憑你就想要指揮我——”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句話卻是成為了他生存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話了。因為,在他的心臟處已經插著一柄鋒利的匕首!

那女子的身手極快,那些人幾乎沒有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不過,在兄弟情誼跟自己的生命之間選擇,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自己的生命。

這正是應了那一句:兄弟,是用來出賣的!

當然了,真正的好兄弟是絕對不會想外勢力屈服而來加害自己兄弟的,只能說他們不是兄弟了。

那女子看著自己面前毫無半點尊嚴而跪著的七個強盜,道:“你們不想死的話就照我所說的方法去做,否則他便市你們的榜樣!”

卻說楚驚云依然在優哉游哉地趕著路。不過,他行走得極慢,基本上走一步,向周圍看三眼。

不得不說,這一路上的風景還真的不錯。

現在獨自一人,楚驚云也有點唏噓。從前在地球的時候,他做夢也沒想過自己會去到另一個世界!而現在,他似乎已經在這里落地生根了。只是,他現在真的有點迷惘了,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對還是錯!

雖然路邊的景色優美,可是楚驚云卻是一點也看不下去,他的腦海里不斷地浮現心中那一個女人那成熟豐韻的完美胴體!

可是,他極力控制自己不去想了,卻是惡性循環。他越是不去想,女人的身影在他腦海里出現的次數就越多!

而就在這時,楚驚云聽見前方傳來了一陣陣的叫罵聲。快步走上前去一看,楚驚云卻好象傻了眼,他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英雄救美的一天。你道是前面有什么?

只見四一群衣著襤褸的年輕人正圍著一個大圈,而圈內卻是被困著一位小姑娘。那為姑娘衣衫有點凌亂,她雙手抱于胸前以防止那些流氓的侵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盡是悲憤的淚水!

不知道為什么,楚驚云總覺得有一絲陰謀的成分包含在里面。以前看電視劇的時候,那些主角很多不都是栽在這樣的英雄救美之上嗎?什么無以為報,以身相許的話想一想倒是很美的,可是實際上自己有沒有那樣的艷福可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楚驚云他雖然不是好人,卻也不是見死不救的壞人!至于救不救那就要看對象了。而此時,即使是為了那女孩子那一句感謝的話他也要挺身而出!不過,他也留了一個心眼便是了!

只見他猶如風度翩翩的白馬王子般怒喝一聲:“住手!”

楚驚云這一喝,那些人果然住手了,而且竟然全都望向自己這一邊!楚驚云的第一感覺就是——有貓膩!

那群流氓之中其中一個走上前來,道:“哪里來的小子,乖乖的給你家爺爺滾回家吃奶去,否則爺爺我定打到你滿地找牙!”

期于那些流氓聽了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不過,他們這動作在楚驚云看起來總是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撇了撇嘴,楚驚云以最快的速度殺入人群之中。對于這些敗類,如果真的有陰謀那他們就該死了,要是沒有,光是調戲良家婦女(?這一罪行也足夠理由讓楚驚云殺了他們了!因為他最討厭看到那些欺負女人的男人了!

這些流氓總共也就是來人,而且只有一點武功底子而已,還不夠楚驚云他老人家塞牙逢。不過,話說這個場面也甚是詭異,在一個年輕人面前堆滿一地的尸體,雖然沒有血流成河那么夸張,但是那地面絕對已經被染得血紅了!

可是,楚驚云站在那些尸體旁邊,而剛才那位被欺負的女子卻不僅沒有害怕,反而是飛身撲進楚驚云的懷里哭泣著。她那悲涼凄慘的哭聲差點就讓楚驚云以為自己殺了她全家了!

雖然還是不太明白陰謀到底出于何處,但是本著“不吃白不吃,白吃誰不吃”的原則,楚驚云雙手張開將她緊緊的抱在懷里,一雙魔爪借著安慰人家的時候在她的粉背上大吃便宜!

“你沒傷到吧?”

楚驚云這廝假惺惺的問道,而他的雙手居然當著人家面前攀上了那兩座不算太大的雪峰之上狠狠地揉捏起來。

那女子低聲“嚶嚀”一句便無力地伏在他的懷里,有點氣喘吁吁地說道:“小女子謝過公子救命之恩。”

楚驚云雙手突然用力一捏,剛好捏住人家雪峰上的一點嫣紅,道:“都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想要裝下去嗎?還是說,你想在被我強暴你以后才向我發難?”

聽了楚驚云的話,那名女子“咯咯”地輕笑了幾聲,卻還是任由楚驚云在自己身上大吃豆腐,只聽她咬牙切齒地說道:“我冰清玉潔的身體卻讓你為所欲為,也算是便宜你了。”

楚驚云一時沒想明白,剛要說話卻聽到了原處傳來腳步聲,光從聲音就可以聽得出來人武功的不凡,身輕如燕,勢如游龍!那速度絕對比自己還要快!

而在這時,楚驚云懷中的那名女子突然身手抓住自己的衣襟用力一撤,頓時露出里里面紅色肚兜。楚驚云還沒有有所動作,那名女子卻是突然大喊起來:“救命啊!救命啊!”

這么一聽,楚驚云差點被氣昏了過去!這樣的點子也太爛了吧。思索之間,來人已經離他們不遠了,只聽他怒道:“賊子快快住手!”

楚驚云有點不明白,為什么有些人明明知道有些事情即使做了也是毫無用處,那他們為什么還要去做呢?就好象,警察抓逃犯。那警察一味說“別跑別跑”可是那逃犯反而跑得更快!就好象現在一樣。

楚驚云瞧了來人一眼,爾后低聲對他懷中的女子道:“你贏了。”

說完,竟然低下頭隔著一層肚兜將雪峰之上的天山雪蓮一口含住,用力的咬了一口。在那名女子的呼痛聲中說道:“但作為懲罰,你同時也是輸了!”

說著便將她往旁邊一推,雙腳突然發力,迎向了那個攻來之人!

而此時,在遠處,先前跟楚驚云見過面的絕色美少婦寧紫韻卻迎風而立!那姣美的臉頰之上盡是一陣哀嘆:“小驚云還真是入世不深啊!不過,讓他吃點苦頭也好!哎,不也知道的我的女兒現在怎么樣了?”
500彩票网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