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全本小說  排行榜
免費看小說網 > 豪門職場 > 一品修仙最新章節 > 第七一七章 戰略性撤退,呼叫第二滴滴

第七一七章 戰略性撤退,呼叫第二滴滴

秦陽現在才明白,為何那個黑袍女人,明明不會恐字訣,卻能利用恐字訣的力量。

如今回想起來,都覺得一陣后怕,脊背一陣發涼,那個黑袍女人竟然是三身道君的意識。

甚至按照之前的情報看,可是一點她是三身道君意識的線索都沒有,恐怕那個意識,還未必是完整意識。

就算如此,竟然還能硬扛著恐字訣的力量,靠著時間流逝,在不會恐字訣的情況下,硬生生的磨到能利用恐字訣的力量。

想到之前他覺得覺得那個黑袍女人是丑格獸的姘頭……

如今,再回頭想想丑格獸的故事,想想丑格獸的結局,稍稍一琢磨,這貨就是個不得好死的史詩級舔狗而已,這么想再看,倒是也沒什么毛病了。

可是想明白了之前的事,秦陽就覺得有些慫了。

黑袍女人說了,她是要來找她的身體。

身體的線索,還跟幽靈號有關。

要是幽靈號的地牢最底層,封印的是三身道君的肉身,秦陽覺得,自己燒桌子計劃,恐怕就沒什么鳥用了。

噬魂獸的確是大哥沒錯,任何擁有神魂的生靈,在噬魂獸面前都是食材,但若是沒神魂的,噬魂獸就完全沒威脅了。免费看小说网∴∴www.mFkXsw.cOm

這位大哥的點,全部加在了吃神魂上,要么被完克,要么沒用。

真要是這樣的話,這次的麻煩,大哥也幫不了秦陽了。

幸好之前遏制住了好奇心,沒去作死的解開封禁,不然的話,誰知道會出現什么情況。

就算是封禁的肉身,算死了還是不算死了?誰知道呢。

就算是算死亡狀態,哪怕沒有神魂沒有意識,純粹只剩下肉身本身,肉身的本能,估計也能在秦陽摸尸成功之前,將他活活打死。

想當年還是個弱雞的時候,這種情況由不是沒遇到過。

黑影一直戳戳著他去超度那位砍死黑影的大佬,秦陽一直不敢去,都不敢惦記著,為啥,還不就是因為死了不代表不能動了。

那位大佬死了之后,還能拖著殘軀,將當年巔峰狀態的黑影亂刀分尸,如今過去這么多年,只要那位大佬的尸身還能動一根指頭,秦陽就絕對不會去惦記。

秦陽哭喪著臉,這次是真的有點怕了。

說實話,他覺得三身道君,比嬴帝要可怕太多了。

嬴帝雖然心如冰鐵,冷酷無情,可嬴帝殺人,向來都是以絕對的力量,裹挾威勢,正面碾壓,不管對手用什么招數,都是被一力降十會的碾壓死。

但三身道君……

她從出現的最初,如今留下的所有信息,無一不是讓人寒毛炸立,驚悚不已。

因為正常情況下,誰都不知道所見到的人,哪個可能是三身道君的化身,哪怕這個人是你的親友,親密到你連對方拉屎用那只手擦屁股,都完全沒鳥用。

說不定,上個廁所的功夫出來,什么都沒變,但你的親友已經變成三身道君的化身了。

就是這么可怕。

巔峰時期的三身道君有多少化身,誰都不知道,如今留下的記載,針對這一點的只有四個字。

無可計數。

正因為如此,秦陽才會一直有一個疑惑,那些人怎么群毆死三身道君的?

如今的記載里,哪怕道門還有的記載,都從來沒提到過具體的,甚至也沒提到恐字訣的事。

秦陽估摸著,當年的三身道君已經強到中了恐字訣,他們也沒法群毆死她的地步。

封禁了她的肉身,放逐了她的意識,讓她的肉身和意識,永無再合的那一天,至于神魂在哪,目前還不知道。

甭看她的意識現在沒有了,可麻煩才剛剛開始。

前兩天在炎龍身上摸出來的記憶里,有一個龍首人身的家伙,說龍尊即將歸來。

這個龍尊,應該是三身道君沒錯,但更具體點,應該是三身道君當年的化身之一。

三身道君的一個化身,到了今天,竟然還有暗藏著的死忠。

那再順著這個思路想一想,她其他的化身,是不是依然還有死忠?

只是想想,秦陽就感覺渾身冒寒氣。

不怕習慣堂堂正正,正面碾壓的敵人,就怕這種都無法確定,酷愛玩陰的敵人。

最重要的,她是不是真的死了,目前都是個未知數。

簡直太討厭了,太惡心人了。

說實話,秦陽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怎么都死不了,死不徹底的家伙。

自己人除外。

無數念頭在腦海中飛速流過,秦陽抬起頭,看著仡樓的虛影,一臉鄭重的揖手一禮。

“前輩,我保證馬上就回來,以最快的速度。”

仡樓的虛影消失,秦陽收好了鬼神令,拿出個一個葫蘆,裝了一葫蘆絕世寶湯,又拿出一個裝有調理清湯的葫蘆。

然后,翻出來了久違的劍符。

第二劍君給的劍符。

他現在覺得特別不安全,特別沒安全感,既然那個龍首人身的家伙,是三身道君一尊化身的死忠,又將剛才那個炎龍煉成了化身。

那他肯定是知道,炎龍已死,肯定也知道炎龍在什么地方。

本來推測,那個龍首人身的家伙,可能有法身巔峰的實力,也可能是超越了法身,但是不到道君的實力。

如今,卻不得不將推測往上調一調,這個家伙說不定有道君的實力,也說不定無數年時間過去,這個家伙已經有封號道君的實力。

單打獨斗,他就算是玩命,也打不過道君。

那是比大境界差距,還要大的本質差距,不是力量能彌補的。

要說一個封號道君,會不會臣服另外一個,秦陽覺得沒啥不可能的。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有時候比人和豬之間的差距還要大,同樣境界之間的差距,也會大到不可思議。

神海和神海之間的差距,可能也就是勝負強弱而已,但到了道宮和道宮之間的差距,就可能會變成碾壓。

依次類推,到了封號,封號和封號之間,可能差距會變得更大。

秦陽早就習慣了,這個世界根本沒法以境界來判斷戰力,境界和實力之間的關系,早在他開始修行的時候,就已經崩了。

那個時候就聽說過,一個凡人陰死了一個筑基修士,這件事可比神門陰死道宮難多了。

以前就覺得最不扯的就是書里的內容,沒想到,如今還是一樣,最不扯淡的,竟然還是傳記里的故事……

說不定現在那個龍首人身的家伙,就在趕來的路上,那尊雕像,應該比想象的重要。

劍符催動,等了十幾個呼吸,身旁驟然出現一個人影。

多年不見,第二劍君的風采更盛當年,頭發梳起,犀利的眼神變的內斂,再加上一身透著濃重靈石味道的法衣,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不一樣了,完全看不出來他是一個劍修。

很明顯,一個劍修有這種變化,只說明他的實力,已經跨越了一個大層次。

秦陽眼睛一亮,連忙拱手道賀。

“恭喜第二大哥,更上一層樓!”

“哈哈,你也一樣,要說你的進境可比我快多了,內子經常夸你,說你是大荒萬年來能排第二的天才。”第二劍君爽朗的大笑,看起來過的不錯。

“第一是誰?”

“除了新帝,還能有誰?新帝成就道君,可是給天下女子長了臉了,內子天天說。”

秦陽干笑一聲,略過這個話題,說實話,嫁衣成就道君,的確影響不小,尤其是女修明顯感覺變多了。

秦陽將手中兩個葫蘆塞給第二劍君。

“第二大哥,這個送給嫂子,一個是絕世寶湯,用的是一頭曾在數位封號道君手下逃過一命的兇物腿熬制,效用特別強,小心服用。

另外一個,是調理清湯,用的神樹上的材料,傳聞有一絲仙草的神韻,這是我在外層空間找到的,大荒絕對找不到,調理的效果特別強,我如今的肉身,都能起大作用。

這兩種配合一下,嫂子的身體,說不定能徹底調理好。”

“這……”第二劍君滿臉震驚,想要客氣一下,畢竟,他現在有田氏的資源可以用,一般的天材地寶想要得到也不算難,就算是想要尋找什么特別的天材地寶,田氏也能給尋找到線索。

但如今聽了秦陽這話,客氣的話到嘴邊了,硬是說不出口了。

他沒法拒絕,因為他找不到這么適合他媳婦的寶物了。

第二劍君苦笑一聲,收起了倆葫蘆。

“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有什么事了,盡管招呼,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我感應到劍符,必定第一時間趕來。”

“第二大哥你這就不對了,說不客氣還客氣。”

“行行行,我的不對……”

“行,第二大哥你趕緊回去吧。”秦陽話音一頓,又補了一句:“你要是方便的話,捎我一程。”

“行,你去哪?”

“東海的布谷島,大哥你知道不?然后,我還要去南蠻黑黎。”話音落下,秦陽拔下一根頭發,化出一尊分身留在了原地。

第二劍君也不廢話,一只手搭在秦陽的肩膀上,瞬間消失在原地。

……

一炷香的時間之后,海中的生靈,仿佛感受到了威脅,盡數找地方多躲了起來,小的游魚,躲到了珊瑚礁里,大的全部潛入海底,找一些犄角旮旯的縫隙鉆進去。

一時之間,海中什么還活動著的生靈都見不到了。

片刻之后,數不盡的海蛇,匯聚成浪潮,從西面涌來,一條條海蛇遍布海底到海面的所有空間,一路沖來的時候,它們還會在任何大大小小的縫隙里探尋。

北面的天空中,一條條體長過百丈,長著巨翅的大魚,鋪天蓋地的飛來,一頭扎進海中。

南面一條條體長上千丈,數量不是太多的雷鰻,一路火花帶閃電的沖來。

而東面,巨大的陰影,綿延數十里,在白浪海的海中掀起滔天巨浪,一路飛馳而來。

當那巨大的海中陰影抵達的時候,方圓數百里,都被一陣恐怖的威壓籠罩,所有的生靈,甭管有沒有靈智,全部都在瑟瑟發抖。

蹲在海面上無聊的分身,忽然站起身,眼皮狂跳著看向東方。

“本尊又招惹到什么狠角色了?燒了海皇的老巢么?這么多人,還這么快就來了?”

分身只是向著那邊看了一眼,都不敢看到人了,立刻自爆,嘭的一聲消失不見。

當那巨大的陰影,來到火山附近的時候,慢慢縮小,化作一位身高三丈的巨人,身形如人,可是腦袋卻是一顆漆黑的龍首。

他大步走入海底的洞窟中,看到里面的雕像不見了,氣息驟然爆發。

瞬間,洞窟所在海底山巒,驟然崩碎成齏粉,氣息橫掃開來,連附近的還在流淌的巖漿都被強行壓制的凝固了起來,噴涌巖漿的火山,被強行壓成了一片漆黑的平地。

龍首巨人收斂氣息,眼中燃燒著火焰。

其他三個方向,趕來的一種海中妖物,貼在海底瑟瑟發抖,三位化作人形的大妖,單膝跪在那里,身子忍不住的顫抖。

“發現什么了么?”

龍首巨人的聲音很平靜,可任誰都能感覺到那種壓制不住的怒火。

“大人,什么都沒發現……”

“嗯?”

瞬間,三個大妖立刻趴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大人,八路大妖一起率領大軍出動,方圓三千里之地,天上海中,都有我們的人,真的什么都沒有發現,一個抵達妖神境界的生靈都沒見到。”

龍首巨人沉吟片刻,沒為難這些手下,他的瞳仁慢慢的化作了金黃色,掃視著周圍的一切,然后慢慢的浮出海面,追尋著秦陽曾經走過的路。

他來到秦陽之前站的地方,伸出一只手,手掌化作覆蓋著黑色鱗片的龍爪,對著虛空一抓,仿若有什么無形的東西,被他撕扯著向后抓來。

慢慢的,兩個模糊的影像,開始浮現了。

同一時間,秦陽和第二劍君已經到了東海。

第二劍君眉頭一蹙,看向白浪海的方向,周身劍意噴薄而出,一聲厲喝。

“何方鼠輩!”

劍意沖霄而起,第二劍君凌空虛握,掌中便浮現出一柄長劍,一劍刺出,所有的劍意劍氣,統統消失不見。

但是另一邊,龍首巨人撕扯出的虛影剛出現,便見其中一個模糊虛影上,純粹的劍意、劍氣、劍罡,凝聚成一股鋒銳之氣沖霄的力量,直接點在了他的龍爪上。

瞬間,所有的虛影都隨之崩碎消散。

而龍首人身的巨人,身形瞬間爆退。

那一道鋒銳的力量,順著海面直刺而去,瞬間洞穿了上千里空間,而且力量盡數收斂,余波連海面上的海浪都沒有掀起。

龍首巨人的龍爪,重新化為人手,掌心掌背各有一個血點。

他的手掌被洞穿了。

龍首巨人眼中的怒火消退,取而代之的則是凝重。

“好可怕的劍意,東海么?東海什么時候又出了一位如此可怕的劍修,青蓮劍仙的傳人出世了么?”

龍首巨人沉吟了片刻,沉聲一喝。

“走,退回無盡之海。”
500彩票网股东